吉隆坡国际机场第一跑道正中央,原来有一棵百年老树,曾经是一棵“摇钱树”~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据传,明朝三宝太监郑和率船队三下南洋,由于出海时间太长,船员们思乡心切,乡愁浓郁,归心似箭。有一天,郑和在岸上发现一种奇异果子,就带回几个同大伙一起品尝,许多船员吃后对这种水果称赞不已,竟把思乡的念头一时淡化了。有人问郑和,“这种果子叫什么名字?”,他随口答到:“流连”。榴莲与流连同音,后来人们就将它称为“榴莲”。东南亚的华人吃了,对祖国大陆“流连(榴莲)忘返”,寄托一种思乡之情。

榴莲树品种较多,有些树种下四、五年即可结果,有的要六至八年才能结果。绝大多数树每年结实一次,一棵树每年可产七、八十个榴莲。也有一小部分的树每年能结二次果。因成熟时间前后相差数月,因此在东南亚地区几乎天天都可吃到榴莲。

李志伟(右)形容,卡拜的树身就像西方人那样,健硕且高头马大,若是百年老树,腰身会让3个成年人都无法环抱。他们园里这一棵大约才半百树龄。

今天要写的是一棵百年果树。它可说是“树死留名”,名为卡拜(Gabai),来自雪邦(Sepang)。卡拜的原乡如今是雪邦吉隆坡国际机场第一跑道正中央,因要兴建机场,那一带的榴梿园,连带老树都被一一推倒了。后来,人们也逐渐淡忘,雪兰莪州原来也曾拥有自己的名种榴梿——卡拜。

往雪邦的路,同时也是昔日开往吉隆坡国际机场的大道,沿途,空荡道路带出一丝寥寂的冷清。说到雪邦,人们熟悉的除了机场,还有第一方程式赛车、黄金海岸度假村。

但曾几何时,这里也有出名的龙珠果园,在Jalan Besar Batu 1 这条大路两旁,左边是龙珠果专卖店,右边则是果园。只是疫情之下,没有旅客,水静鹅飞。

自从猫山王、黑刺崛起后,很多甘榜或无名的榴梿,在经济考量下,纷纷倒下了。当然,站在农夫的立场,向钱看,并没有错,可是以一个宏观的角度来说,多元才是美。所以,有很多品种若是再不写下它的故事,很快就消失了。

最完美的卡拜是长瘦形的。(看起来像不像鸡毛掸子?)

看着眼前的卡拜,让人特别期待百年后的滋味。

仅存10来棵老树

卡拜是雪邦独有品种,1993年以代号D194注册在李志伟家族下。今天人在“雪邦健康水果园艺”就为了打听卡拜的事迹。

李志伟是在两年前方接手打理家里的榴梿园,5公顷的园地里仅存的老树,卡拜只有10来棵、青泥(Chanee)3棵、日本1棵、Tawa 2棵,和一些小卡拜。他们有另外投资新地种植卡拜,约有逾100棵,唯树龄都只有二十多年。

李父李振兴不胜唏嘘地说:“我们的卡拜比猫山王更早成名,当时黄姜(Kunyit,猫山王未注册前的原种名字)才卖6、7令吉,卡拜已卖18令吉一公斤了。那年头,雪邦人都懂卡拜,每一年6或7月期间,榴梿盛产时,卡拜一掉,记者就争相报道,新闻一出人们就会来等榴梿,偶尔还要登记轮候十多天才抢得到,再加上后来有猪农帮我们带到新加坡,新加坡人一下就买断了,所以卡拜一出,根本轮不到外地人来抢,本地人自己就不够吃了。这也是卡拜名不经传的原因。”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