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有20万人力短缺,到底那些外劳都躲哪儿去了?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我国的油棕及家具业等重要领域在过去因依赖外劳,导致去年3月落实行动管制令以来,许多回国的外劳无法返马,这些领域因此面对缺乏劳工的问题。

《南洋商报》9月11日报道,国内已获准开工的建筑业,正面对高达40%的严重劳力短缺,很多工程将无法在期限内竣工。另一方面,建筑材料价格大幅飙升,有准证外劳也趁机坐地起价,薪水涨幅高达20-30%,工程即使能完工也多半亏钱。

同个时候,油棕业主也在叫苦连天,因为工人不足,果实熟透后无法及时采摘,造成超过100亿令吉的损失,也让政府少了约10亿令吉的税收。据棕油协会负责人估计,该行业目前缺少约7万5000名外劳。

另一边厢,人力资源部长拿督斯里沙拉瓦南透露,管控令前的登记外劳超过170万人,目前不到120万,造成国内20万人力短缺。

根据统计局2019年的数据,我国劳工人数达1560万人,合法外劳占其中的230万人。统计局没有公布非法外劳的人数,但是,参照不同媒体的估计,合法和非法外劳的比例,大约是1:2到1:3左右。也就是说,滞留大马的非法外劳人口,保守估计不会少于400万。(为方便行文,姑且以此数目作为依据)

外劳成“第二大族群”

事实上,多年前即有媒体报道,外劳总人口早就超越印裔人口,直逼华裔人口,如今可能已成了大马“第二大族群”。

看了以上的几组数据,相信很多人会和我一样在纳闷:这边厢非法外劳数以百万计,那边厢却说面临20万人的短缺;那么,到底这些外劳都躲哪儿去了?

依据部长的说法,最新合法外劳人数剩下120万,加上目前短缺的20万,国内所需外劳总数,不过是140万人。这么一来,那些不被归纳在就业人口统计的400万非法外劳,岂不都是无业游民?再不然,就是人力资源部和统计局少算了400万,境内劳工人数应该早已超过2000万人。

同样的,统计局今年第一季的数据显示,大马人口总数3275万人,其中284万人是非公民。如果合法外劳人口已被纳入非公民,那么,加上非法滞留人口,大马总人口很可能早已突破3600万,甚至更多。

显然,我国政府对这些外劳的真正数量、住处、工作状况等,完全掌握不到实际情况。新任卫生部长凯利也在日前坦言,卫生部无从估计外劳的疫苗接种人数。由于害怕被捕,很多非法外劳不愿冒险出来打疫苗,这将必是抗疫的一个严重缺口。

无节制引入遗毒瘤

从敦马哈迪医生的年代开始,国阵政府为了催谷工业、基建和产业发展,无节制地引进印尼、缅甸、孟加拉、尼泊尔等地的外劳。30余年过去,非法外劳就像癌细胞一样,蔓延全国各地,形成一个又一个的肿瘤,任由再好的手术医生也无从下手割除。

这么庞大的非法外劳人口,不可能全都无所事事。他们分散在全国的工地、工厂、园丘,甚至“大隐隐于市”,就在热闹的批发巴刹周边、各种商铺或餐馆内,打杂或者当上老板。

本地报章经常揭露,某巴刹很多外劳摊贩抢本地商家生意,或者哪个地区外劳聚集,制造环境污染和噪音,地方议会不是束手无策,就是不予理会。本应在工地、工厂等工作的外劳,怎么会在闹市摆摊位做生意?

如今,经过一年半的疫情,国内经济受到严重打击,8月份的失业人口高达72万人。各行业在管控令的停顿状态下,首当其冲的肯定是手停口停的外劳。绝大部分的外劳工资都以日薪计算,有做有算,没做就没收入。平时,他们把大部分收入都寄回家乡,身上的储蓄顶多只够半个月的伙食。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