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马哈迪和安华浮现龙头之争


非常常识

518的国会会议,没有进行表决,无法分出高低。不过,这55分钟前后,却足以让敏感的政治观察者看出政治权力的分布。

先做一个假设性的情境设想,如果进行表决的话,结果将会如何?

当天在座的希盟议员104人,国盟阵营有113人;有3名国会议员因冠病隔离而缺席,其中2名是希盟议员(行动党的黄灵彪,公正党的张有庆);1名是国盟议员(砂土保党的鲁比雅)。

另外独立人士1人,立场模糊者1人。

独立人士是砂拉越的巴鲁比安,他之前是公正党的阿兹敏派,不过,之后立场反复;退出公正党之后,据悉可能会加入在野的砂全民团结党(前身是联民党)。

而立场模糊的是砂全民团结党的马瑟古扎。这个政党自从被逐出砂执政联盟后,策略上应该会和马哈迪及希盟挂钩。

一旦表决,或许是106人(希盟加巴鲁比安、马瑟古扎)支持不信任动议,未能达到112的简单多数,马哈迪的私人动议未能通过。

如果222名国会议员全员到齐的话,希盟和它的盟友,应该是108人;而国盟则有114人。

这个数字,颇有探讨的价值:

1. 它显示希盟垮台,慕尤丁就任首相之后,双方掌握的国会议员数目,并没有显着变化,几乎维持原有的状态。

这也表示慕尤丁上任之后,未能取得更多议员倒戈;而希盟也没有因为失去政权而瓦解。

2. 希盟依然是少数,但是,对慕尤丁政府仍然具有威胁。理论上,它只需要拉拢另外的4名议员,就可能推倒慕尤丁。

马哈迪测量了水温之后,发觉并不是不可能的事;而他最大的机会,是策动慕派的土团议员倒戈。

马哈迪可以在7月国会再试一次,不过,慕尤丁依然可以通过行政权力,拒绝表决。然而,马哈迪也可以利用政府提呈财政预算案的机会,继续倒慕尤丁。

3. 然而,情况并非对慕尤丁不利。国家元首的施政御词,被视为是对马哈迪「打脸」。元首重申当时委任慕尤丁出任首相,是基于他获得多数议员的支持。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