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航飞机师:以为我们安全了,但停职后我们没有得到赔偿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根据一项全球调查,全世界超过一半的机师已不再靠开飞机维生,显然疫情对该行业打击重大。

美国彭博资讯报导,“2021年机师调查”在去年10月访调全球近2600名机组人员。结果显示,全球仅43%机师仍留守在机师岗位。

调查显示,三成受访者表示自己失业,17%在放无薪假,另外6%虽仍留在航空业,但不再担任飞航人员,更有4%已转行。

55名60岁以上的马航合约机师在该公司承诺会保住他们后,却被公司告知,他们将面对合约即将终止的命运。

现年63岁的机长拉古玛亨利对网媒《透视大马》说,马航无视合约协议,在无赔偿的情况下结束雇用合约。

拥有近1万7000小时飞行时间的他说,自己是其中一名服务最久的员工,已服务了46年,即使在服务期间与公司共同经历风雨,但他仍遭受不公平的对待。

他说,他是首批年满60岁即公司的退休年龄后,获得续约5年的员工之一。

合约期限有所不同

然而,他在合约届满前两年被终止合约,其他与他属同一年龄层的机师也面对类似情况,尽管他们的合约期限有所不同。

“在2018年,我60岁,是首批获得5年合约的其中一人。后来数年,那些已达60岁的人也获得为期5年的延长合约。

“但现在(合约期限过半)航空公司管理层因冠病,已决定终止所有60岁以上的(合约)机师。”

拉古玛是于1975年加入马航(MAS),成为见习飞机工程师,随后便在该公司成为飞机工程师长达12年,后来因为机遇、决心和志愿,他在1993年35岁时参与机师训练,实现梦想。

他在来年成为机师,并于2000年被任命为机长,身为机师的他曾驾驶波音737、空中巴士A330和A350;身为飞行工程师的他也曾驾驶空中巴士A300及DC10-30。

他说,虽然有不少人自马航(MAS)在2015年易名为新马航(MAB)以来离职,但他仍效忠于该公司。

冠病疫情去年在全球蔓延,航空领域成为其中一个被严重冲击的领域。他说,作为节省开销的其中一项措施,该公司去年4月采取高收入阶层减薪约60%的措施,以便平衡公司财务。

去年被令申请6周无薪假

他说,他们去年也被令申请长达6个星期的无薪假。

他说,虽然对有关决定不满,但并没有人提出反对,因公司承诺此举能保住所有员工,并表示,他们去年与公司高层的线上会议中也被保证会被留下来。

拉古玛说,公司却在2020年12月食言,以冠病及财务状况为由,向55名合约机师发出终止合约信,并表示公司没有提出赔偿,仅给予3个月通知。

他说,他们在线上会议中曾被告知,公司可能不会解雇机师,若公司没办法做到,则会付清合余额。

仅给予3个月通知

“我们以为我们安全了,但在12月,他们发出终止信,指我们因冠病疫情被停职了。我们被给予标准的3个月通知,这期间我们有在工作。从技术上而言,他们支付我们是因为我们工作,不是赔偿。”

他说,受影响的机师针对他们获得的合约、合约期间的余额支付及合约终止提出质疑,但公司只以冠病及财务危机作为借口。

“我们没有得到赔偿,我们致函公司及询问为何会改变思想停职合约员工。我们也询问管理层有关他们曾说若终止合约便会支付合约余额的说法。

他说,公司给予的答复表示,公司较早前是出于善意,但公司如今不赚钱了,因此无法支付。

他说,虽然他理解该公司没有盈利,但公司仍对机师们有法律义务,并表示虽然有几项以友好形式结束的提议,但都被拒了。

“我能接受他们想要减少开销的事实,想要终止我们的合约,但请尊重合约及支付我们的余额。我认为这是公平的,或来到谈判桌前,一起寻找解决方案。

仍希望能与公司达成和解

他说,55名受影响的机师都见证航空公司自70年代以来的发展,并表示虽然合约终止将于3月1日生效,但他们仍希望能达成和解。

他指出,他们只要求支付合约余额,并表示自己在马航服务将近46年,不愿以此方式离开,因此需捍卫自己的权利。

他说,若没有达成和解,55名机师将另寻他路。

拉古玛说,马航身为国家的航空公司,若允许在无赔偿的情况下终止员工合约,这会开创不好的先例,其他公司也会跟随其作风。

他说,他对马航现今的状况感到悲哀。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