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看到的SOP,和执法人员的SOP是不是一致?

导语:在这次的条管令(CMCO)下,经济活动依旧开放、需要执行任务的官员和需要获取医疗治疗、处理紧急事务和丧礼的人们都获准外出。

准备带家人去吃饭时,开车之前挣扎了一下。

「真的可以一家三人出去用餐吗?车子前座可以坐人吗?在餐馆是不是要分开两张桌子?」

太多不确定因素了。还有我们看到的SOP和执法人员的SOP是不是一致?「马打」会不会说,他不知道SOP已修改成可三人共乘一车,结果传票照发,只能上法庭向法官理论去……最后是大家下车回到屋子,决定叫外卖。

想到千千声的血汗钱,还是不冒这个险了。其实吃饭不是主要问题,而是焦虑已经累积到一触即发,这是很多人的心情写照。

我们对抗冠病也8个月了,照理说经验丰富越做越好,怎么会越搞越胡涂了?上星期警方一宣布到油站添油,即使在油泵刷卡也得用手机扫描Mysejahtera二维码,立刻掀起千层浪。不是怕麻烦,而是有此必要吗?油泵之间的距离肯定超过一公尺吧,在油泵处使用手机就没有风险吗?

这个措施让媒体忙了整晚。不止警方和国家安全理事会(MKN)的SOP有出入,连MKN热线人员也有不同答案,这才叫人胡涂。国防部长沙比里次日澄清,只有进入油站商店和上厕所或修车等才需要扫描,非人与人接触的交易可以豁免,才有了清楚的答案。

几天后,又传出一家四口分两辆车上餐馆,虽然4人分坐两桌也接了传票,警方的理由是:MKN指南说明一家只有两人可出门,所以4个家人到餐馆就是违规。是否真有其事无法查证,大家只知道SOP修修改改,真真假假也难以分辨。

虽然明知当局只是顺应形势和发展做出调整,但一时紧缩一时松绑的改变让人民感到厌倦,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干扰。

政府在推行或改变每一项政策之前,应该先考虑是否会引起混淆,或者把带给人民的困扰减到最低,更有必要列出清清楚楚的规定,让人民一目了然,减少不同单位对指南有不同解读的争议。

有一些专家开始质疑,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是不是已经失效,因为即使收紧管制,但确诊人数还是居高不下,明明已经这么多SOP了,但雪沙森确诊人数包办冠亚季军,吉隆坡还一夜暴增到逾四百宗,感染群越开越多,CMCO还控制得住吗?

看来同样套路在不同情况下未必会发挥一样的作用。今年三月政府果敢做了锁国的决定,得到全民支持,大家关在家里还不时互相打气,给予前线人员配合,结果合力战胜第一回合;第二波疫情不严重,不需要苛刻管制也渡了过去。但第三波疫情就棘手了,自沙巴州选至今两个多月,尽管卫生部指传染率已经下降,但连续数天四位数还是很吓人。

人民对于管制越来越不耐烦了。大马半岛回到CMCO后,可以感受公众的负面情绪在累积中。大家牺牲了自由和正常生活,原以为等待疫情过去就可以回到原来的生活方式,但疫情看不到终点。

疫情爆发初期大家对冠病毫无概念,所以会惊慌失措,最重要是当时大部分人有收入,居家工作也新奇,还有业主贴心收一半租金,好心人派物资救援,爱心淹没恐惧。但冠病折腾了几个月,失业潮淹上来,什么爱心社会什么新常态的热情都磨到七七八八,何况经济活动进了冰箱,生计大受影响,没有多少人能够给出好脸色。

其实面对「流行性疲劳」不止是人民,还有前线人员,山哥感叹人们越来越不遵守SOP,当局为了强制人们切断传染链,唯有铁面无私施加更严厉的措施,但过度强硬或失去人情味的应对又会变成扰民政策,这是一个恶性循环。

各方都需要更多的同理心。执法单位别把人民当小学生来教训;人民也别把SOP当作应酬。就像专家说的,只要大家都有遵守SOP的决心,有防范和危机意识,其实很多活动可以正常进行。我们要接受病毒不可能消失的事实,也是时候学习如何和它共处。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