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紧密相连的“双胞胎”,是大马社会永恒的主题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是多元社会,即并非由单一民族构成。因此为了让社会更团结和谐,这些国家往往在颁布的法律法规时,对少数民族提供诸多优待。

6月,马来西亚成为因疫情严重反弹不得已重新封城的首个东南亚国家,这在提醒外界东南亚疫情升温之际,也将该国暗涌的政治斗争重新推向国际社会——现任首相穆希丁·亚辛(Muhyiddin Yassin)在去年2月上位后,各方势力逼宫举动不断,都想趁着大马此次疫情管控不力将穆希丁·亚辛拉下马来。

这番斗争充斥着政客个人私利的算计,但仍然处处可管窥大马政治中永恒的主题,那就是族群和宗教。这两个紧密相连的“双胞胎”是理解大马政治的密码,且其起源可以从地理上找到相关答案。

马来西亚

对于大马去年的纷争,许多人可能只是单纯理解为前首相马哈蒂尔(Mahathir Mohamad)与其应定接棒人安瓦尔(Anwar Ibrahim)争权双双失利,导致穆希丁·亚辛渔翁得利,但事实上族群和宗教也是重要因素。

例如马哈蒂尔创立的“土著团结党”带有强烈的“马来人(土著)优先主义”色彩,创党初期禁止非土著人担任高层和具有投票权,与执政联盟中安瓦尔率领的“人民公正党”以及华裔为主的“民主行动党”理念相悖,可见这个只为在2018年大选中推翻前总理纳吉布(Najib Razak)而拼凑的联盟,本身就存在不牢固的地方。

因此,虽然其历史性获胜让民众感到有望整肃“马来民族统一机构”(巫统)长期执政带来的不正之风,但也让马来人担心华裔借机“当家作主”,“巫统”更是大肆煽动“民行党控制希盟”的阴谋论。再加上马哈蒂尔的改革成绩不打眼,“希盟”的执政地位便出现明显动摇,2019年5场国会补选中就输掉了4场。

当时身为“土团”党主席的穆希丁·亚辛就向马哈蒂尔谏言,劝其退出“希盟”转而与一贯坚持马来人优先主义的“巫统”和提倡更广泛践行伊斯兰教法的“伊斯兰党”结盟,以身份政治维持支持率。

“人民公正党”的阿兹敏(Mohamed Azmin bin Ali)派系也直言为了挽回流失的马来选民,需更有力地维护马来人利益。

最后,穆希丁·亚辛率领土团与阿兹敏派系出走“希盟”,联手“巫统”和“伊斯兰党”组建新政府,除了个人政治利益考量外,也体现了大马政坛长久的华巫族群矛盾。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