茨厂街百年老字号凤凰饼家:游客不来,生意骤跌,如今也要搬家了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严峻疫情打击,凤凰也垂头;百年老字号—凤凰饼家第四代传人陈汝顺透露,难以应付高昂租金,待合约届满后,计划搬离茨厂街求存。

凤凰饼家将继续在茨厂街营业约两三个月,待新店铺准备好就会搬迁。

报道/伍思薇摄影/何正圣

(吉隆坡20日讯)严峻疫情及行动管制令影响各行各业,其中驻扎在茨厂街的百年老字号——凤凰饼家,也因游客不来、生意骤跌,加上高昂的租金,而即将搬离该区,新址就在苏丹街的美珍香肉干店附近,距离现址不到100公尺。

在吉隆坡,说起结婚喜饼、月饼等传统中式饼时,无人不识凤凰饼家。这家于1909年在中国广东经营的小饼摊,第二代传人陈荣在1947年自广东迁徙南洋落脚,并入驻茨厂街摆档售卖唐饼,再经过第三代传人陈国展于1967年从小档口拓展成店铺后,于1999年交由第四代传人陈汝顺接手管理。

受到冠病疫情的影响,茨厂街的游客流量锐减,凤凰饼家的生意也受到影响。

凤凰饼家的咸豆沙饼多年来依然坚持以传统包装示人,让顾客在品尝咸豆沙饼前,更能够感受到唐饼的古早味。

由于旧楼重建,凤凰饼家于2010年迁到对面,即如今的地点继续经营。从第一代至第四代、从摊位迁入店铺,凤凰饼家历经风雨,慢慢发迹到雪隆甚至全马国人均曾耳闻的老字号,也见证了吉隆坡与茨厂街的发展及历史。

游客锐减租金贵夹击

然而,这个拥有112年历史的百年老字号饼家,终究还是遭遇到前所未有的严峻考验,在撑了一年多后,依然无法平稳度过冠病疫情的危机。随着茨厂街的游客流量锐减、生意骤跌,在面对高昂的租金时,经过多次与业主商讨减租未果,该饼家最终还是忍痛作出搬迁的决定。

陈汝顺表示,尽管凤凰饼家不敌疫情的影响,即将搬离茨厂街,但未来若有机会,他还是想要再回到茨厂街营业。

陈汝顺:疫情后生意跌90%

凤凰饼家第四代传人陈汝顺接受《大都会》社区报记者采访时透露,自冠病“入侵”我国后,茨厂街的国内外游客越来越少,尤其在我国落实行管令后,更显得茨厂街十分冷清。

他坦言,如今的生意额与疫情前相比,下跌了90%,面对着高昂的租金,在收入骤减后,尽管他们尝试透过不同的方式撑下去,依然无法缴付租金。

疫情期间,为了减少开支,陈汝顺与家人亲自做饼及经营生意。

玻璃橱柜里摆放着各种传统糕点,令人垂涎三尺。

为保伙计饭碗 轮流发薪

他也尝试向业主说明该饼家所面临的困境,并多次要求业主减租,但事与愿违,为了减少更大的亏损及求生存,他只能选择搬迁。

“老实说,我们也苦苦撑了一年多,为了保住老伙计的饭碗,我只能拖欠数个月的租金,轮流发薪水给他们。”

凤凰饼家在1967年,正式从摊位迁入店铺。

老师傅放无薪假 共度患难

他说,为了求生存及减少亏损,凤凰饼家的老师傅都愿意配合,暂时放无薪假,改由他与家人一起做饼及经营,同时也经营网店,积极接线上订单,大家一起共度患难。

“但是,就目前我国的疫情与经济而言,没有人能够预算到这个情况还会持续多久,尤其雪隆区最近的确诊病例再次飙升,因此,我不得不作出其他打算。”

他指出,自从凤凰饼家即将迁出茨厂街的消息传出去后,许多朋友、社区代表及公会代表等纷纷表达关心,希望能够助他渡过难关,让他感受到一份人情味,十分感动。

陈汝顺自小就在茨厂街长大,随着大人们一起在凤凰饼家厨房里做饼。

新址位于苏丹街

陈汝顺指出,在物色新单位的时候,必须找到租金合适的地点,加上他自小在茨厂街长大,不舍得要搬离太远,因此尽量在茨厂街附近寻找合适的新店铺,目前新址就定在距离现址不到100公尺的苏丹街。

计划增设堂食

他表示,关于新店的一切事项目前仍处于初步的策划阶段,因此不便透露太多,惟现址对面的“茶王”档口则会保留在原地,并不会随着饼家一起搬迁,而他们也计划在凤凰饼家的新址增设堂食,让顾客在茨厂街的“茶王”及苏丹街的凤凰饼家都可以吃点心、叹茶。

踏入凤凰饼家店里,就可看见墙上挂着各种老照片。

“由于新店铺还未准备好,我们会继续在茨厂街营业约两三个月,待新店铺准备好了就会搬过去。”

根与心始终在茨厂街

提及自小长大的地方,一股难以言喻的不舍油然而生。陈汝顺希望茨厂街能够撑过疫情的危机,因为茨厂街是他与父亲自小长大的地方,茨厂街就如同“家”一般的存在,他们当然希望自己的“家”能够变得越来越好,即便凤凰饼家已不在茨厂街。

“我爷爷自结婚后就在茨厂街落脚经营生意,而我和我的父亲都是在茨厂街长大的,我们三代人的岁月都在茨厂街度过。因此,我的根与心始终是在茨厂街的。”

凤凰饼家第二代传人陈荣当年自中国广东迁徙南洋落脚后,到茨厂街摆档售卖唐饼。

凤凰饼家多年来坚持做善事,图为陈荣(左四起)、陈国展与马来亚通报代表在1975年举行义卖会后,一起点算义款。

依然会为茨厂街出一分力

他表示,经过了这么多年,茨厂街有许多代表性的事物已经消失不见,尽管凤凰饼家未来不在茨厂街营业,但他依然希望能够为茨厂街出一分力,通过不同的社区活动,以及向茨厂街的老街坊了解当地历史,未来有机会在茨厂街设立一个历史馆,尽他所能让更多人知道茨厂街以前的样貌。

“就好像如今茨厂街的佳宁药房(Guardian),是以前昌记茶室的旧址,对老吉隆坡人而言绝不陌生。爷爷也曾对我说,在我还未出生前,昌记茶室前面可不是马路,而是一条长长的铁路。”

凤凰饼家至今仍保留着80年代的月饼饼盒。

他说,这些茨厂街的历史,若不是透过老吉隆坡人及茨厂街老街坊的口述,根本不会有人知道;若以后由各种咖啡馆来取代茨厂街的所有老字号,茨厂街就会失去其原汁原味的风味。

坚持传承手艺 拒出国深造

陈汝顺说,小时候每逢周末他都会随着父亲到茨厂街,不仅看着大人在厨房里忙着做饼,他也会在一旁玩,潜移默化下也学习了不少。

他笑说,父亲当初曾希望他出国深造,并向他表明做饼是非常辛苦的,但他非常坚持要传承唐饼手艺这件事,因为他们卖的不止是饼,而是华人传统文化与习俗。

装在玻璃瓶里的江酥饼、杏仁饼及合桃酥,就放置在柜台上,让每位顾客都能够轻易看见这些传统零嘴。

为此,陈汝顺拒绝出国深造,并且全副身心投入到饼家行业里,而他永远无法忘记的事,就是在1999年12月16日早上9时正式在凤凰饼家打卡上班。

“我不是为了赚钱而做,而是秉持着传承华人传统文化的执着,咬牙做下去。未来若有机会,我依然会想要把凤凰饼家搬回茨厂街。”

凤凰饼家多年来接受过各家媒体的采访,并将其报道一一收藏起来及挂在店里展示。

熟客专程买饼 为饼家打气

采访结束后,记者与陈汝顺继续聊天的当儿,一名得知凤凰饼家即将搬迁的熟客,专程到茨厂街来买饼,以实际行动来支持他们。该顾客见到陈汝顺后,大声地说一句“加油!”,希望百年老字号饼家可坚强挺过这一次的营运难关。

凤凰饼家至今还保留着1986年的中秋月饼价目表。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