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慕尤丁、安华、马哈迪的新三角关系

冠病疫情期间,政党政治,特别是政治斗争低调许多;不过,它们并未消失,而是转进幕后运作。

引人注目的是,安华几天前会见了慕尤丁。

这次的会面,在希盟内部引起阵阵涟漪。据知,除了安华的亲信,其他人之前不知道有这项会面,希盟各党的巨头也被蒙在鼓里。

站在希盟一贯的立场,它对国盟政府和慕尤丁出任首相,采取否定的态度,视之为「后门」;并且不放弃准备在国会以不信任行动推翻之。

安华会见慕尤丁,技术上和舆论上,可以被视为他改变立场,认可慕尤丁和国盟政府的正当性,这和希盟之前的立场背道而驰;而华叔作为希盟共主,他的做法没有经过希盟高层协商和同意,难免引起揣测。

见面之后,华叔发表声明,表示两人是针对国内的冠病情况交换意见。

这个声明让人会心一笑。华叔不是医疗专家,能谈的不多,谈45分钟更是无谓;况且,如果要谈冠病,至少应该带前卫长祖基菲里同行才是。

冠病不会是重点,政治才是主题。

相隔不久,华叔在脸书直播交流时间,表示不会在下一次的国会会议期间,对慕尤丁提出不信任动议。

这个表态,露出端倪,明显的是向慕尤丁伸出橄榄枝,主动向老慕表达善意。

安华是政治嗅觉敏锐之人。这一个月来,慕尤丁的民意支持度不断攀升,尤其是在马来社会,他的表现获得赞许。冠病意外的给老慕一个表现领导力的机会,华叔看在眼里。

相对的,冠病险峻让民众转移视线,希盟的角色有限,反对声也缺乏共鸣,华叔也体会在心。

安华知道,要在国会提呈不信任动议,机会渺茫;要激起民间反国盟的情绪,也无头绪。

与慕尤丁硬干不会有胜算,安华显然改变策略,想和老慕建立既对抗又合作的新关系。如此,或为安华,以及公正党的未来找到一个出路。

有人猜想,安华试图带领公正党加入慕尤丁政府,希望老慕回馈以副首相位子。这个说法比较牵强,缺乏说服力。既使老慕有意,巫统和伊党必定反对。目前桌上的蛋糕已经不够,不容安华再分掉一大份。

但是,站在慕尤丁和土团的立场,和安华修好无妨,如果获得安华支持,更是有益而无害。

虽然慕尤丁有民意优势,但是,巫统和伊党不会是忠诚的盟友,而是利益交换的伙伴。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之前宣称,伊党未获官职的国会议员要受委为政府相关公司的要职;而巫统则从未中断的要更多的政府职位和官企要职,党主席阿末扎希更发出信函,要慕尤丁授以沙巴巫统领袖各个职位。

巫统和伊党需索无度,让老慕处于投鼠忌器的处境,如果不满足它们,首相位子可能动摇;若要满足它们,则是失土丧权。

如此情况下,若有公正党加持,至少是多买了一个保单,安全许多。

慕尤丁的位子,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稳当。在巫伊的压力之外,他还要面对马哈迪的掣肘。

虽然马哈迪承认无法在国会推翻慕尤丁,但是,他可以通过土团内部,撼倒老慕。

土团的党选从4月延至6月,给老慕一个喘息时间,但是,日子还是一天天的逼近。马哈迪寻求蝉联党主席,无人挑战,马哈迪可能重夺土团领导权。而慕尤丁寻求蝉联党总裁,却面对慕克力的竞争。

一旦慕尤丁输掉总裁选举,他的首相位子或是指日可数。

于是乎,对慕尤丁而言,马哈迪的威胁,还大过安华。而安华和马哈迪的关系形同决裂,在主要敌人(马哈迪)和次要敌人(安华)之间,次要敌人反而可以化为朋友。

马哈迪的亲信凯鲁丁高调大骂安华和慕尤丁的会面,显示马阵营比任何一方都更加忌讳安华和慕尤丁修复关系。

说来也真吊诡。几个月前,马哈迪、安华、慕尤丁是希盟的铁三角;之后,关系生变,三人互为政敌,三角对立;今后,又可能是一个合作又对立的新三角关系。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