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疫医生经2个月治疗,救活后皮肤却发黑

中国武汉市中心医院两位医生—易凡、胡卫锋是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经过两个多月的治疗,终于挣脱死神魔掌,顽强活了下来。可是,一段影片却公开了他们的现状,皮肤发黑、发黄。对此,湖北省防疫专家组成员、华科同济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宋建新表示,皮肤发黑是色素沉着的原因,「命虽然救活了,但全身机体多器官受到损害。」

根据中国《财新网》报导,武汉市中心医院有4300多位员工,有超过230人确诊新冠肺炎。3月9日,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的微信朋友圈里,第四次点起蜡烛。该院返聘专家、眼科副主任医师朱和平因新冠肺炎去世,享年66岁。至此,该院已有4位医生殉职。

不过,幸运的是,易凡、胡卫锋日前经过和死神搏斗,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3月30日,胡卫锋医生已经可以正常交流;4月3日,易凡医生已经可以自主下地站立。

据中国《健康时报》报导,湖北省防疫专家组成员、华科同济医院感染科主任医师宋建新透露,「对于重症患者而言,与新冠病毒的斗争是一场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过程,命虽然救活了,但全身机体多器官受到损害。」

报道称,一位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直坚守在发热门诊的医生进一步解释,「当铁质进入身体以后是由肝脏进行代谢与储存的,但是如果肝脏已经受损,不能进行正常的工作,铁质就会流入血管,导致血液中的铁含量增多,这样的血液供应面部皮肤后,就容易造成脸色发黑,再者,长期的肝脏功能异常,会引起代谢异常,很容易导致皮肤色素的暗沉,无光。」

于3月4日,国际医学期刊《刺胳针-胃肠病学和肝脏病学》线上发表了中国科学院院士、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教授王福生团队的评论文章《COVID-19相关的肝损伤:诊治与挑战》指出,不管是在新冠肺炎轻症还是重症患者中,都存在一定比例的肝脏功能异常情况。

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感染科主任龚作炯曾表示,从临床观察以及已经发表的文献来看,病人主要的损害还是以肺部的损害为主,有些病人还伴有一定程度的肝脏损害,可能和几个原因有关系。

他进一步说明,「一是继发性的肝脏损害;二是因为在治疗中有时用药比较多,在某种程度上也可能表现为药物性损害;三是危重症患者出现 急性呼吸窘迫症候群,导致病人出现一个多器官的损害,这不仅是损害肝脏或是损害肺,还可能伴有心脏、肾脏等问题。」

宋建新也称,在临床上,重症患者往往除了肝部损伤外,其它多器官会受到损伤;这两位医生不仅面部发黑,全身皮肤也比较晦暗;有的重症病人不仅皮肤变黑还会出现脱皮、裂开等情况。

报道指出,中日友好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主任詹庆元博士表示,新冠肺炎之所以难以控制,在于病毒不仅打击人的肺,还打击心脏,打击消化道,打击肾脏,打击凝血,旨在快速瘫痪人体的免疫系统。

对于两位医生机体受损后导致的「面容大改」还能恢复吗?宋建新也同样认为,只要命救回来,机体就会一点点恢复,受损的器官会一点点恢复,除了不可逆的伤害外,还是能逐渐恢复的。

「下个阶段要走向治愈后的后遗症治疗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一线医护告诉记者,肝脏是可以修复的,通过一定治疗,只要修复好了还是可以恢复正常的。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