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曾经是“吉隆坡王”的左右手,吉隆坡有今天有他们的功劳,如今解甲归田避居马六甲

亲爱的马来西亚麻友们,我是最爱Malaysia的小编——麻小,如果你想知道最近发生了那些大事,看我;如果你想探索马来西亚的美食,看我;如果你想了解国际上的趣闻,还是看我!

说道叶亚来,麻小相信很多麻友们都知道吧,他就是被称为“吉隆坡王”的华人,也是开拓吉隆坡的元勋。那么,他手下的两元虎将,你们清楚吗?

叶亚来与东姑古丁之华巫联军收复吉隆坡。

150年前,华人在吉隆坡地区开采锡矿,为雪兰莪带来丰厚财富的同时,也引来了利益冲突和政治权力的争夺战:王室成员为争夺征收矿税的利益和权力、华人矿家为矿地纠纷和争夺利益地盘,演成武装冲突。

吉隆坡建埠功臣、甲必丹叶亚来卷入历时数年的雪兰莪内战,吉隆坡三度遭围攻,最后失陷,他被逐出吉隆坡,矿场遭严重破坏。然而他重振旗鼓,卷土重来,收复失地,在满目疮痍的废墟上重建吉隆坡,走向繁荣。在那几年的战争日子中,他手下有一批武将,忠心耿耿地与他出生入死。

●文:郑昭贤

●图:郑昭贤提供

机缘巧合,得知当年叶亚来军总司令张炳的后裔,为缅怀先辈,在马六甲筹建张炳文物馆(Panglima Chong Piang Heritage)。

文物馆建在叶亚来手下两位显赫武将(Panglima)张炳(Chong Piang)与丘发(Hiu Fatt)晚年退隐居住的马六甲黑水港(Pulau Gadong)稻田区。

这两人是叶亚来的左右手,1869年至1873年内战期间,在保卫吉隆坡战役中,扮演重要角色,晚年一起退隐马六甲的黑水港。叶军总司令张炳的后裔今天仍然居住这里,他们策划兴建张炳文物馆,组织海内外张炳家族成员大团聚,让后人不忘先辈的事迹。

2020年2月设立的张炳文物馆建于一片翠绿的稻田中间,设有供人度假的民宿。走在田间狭窄柏油路,眼前青青的稻田,心旷神怡,路牌标示,这是张家巷(Lorong Family Teoh),我们踏上张氏家族这片十几英亩的园地。

叶亚来手下两位虎将张炳和丘发晚年隐居务农的地方,马六甲的黑水港稻田乡区,眼前是绿油油的稻田。

徒步下南洋闯天下

张炳第四代后人张文吉博士和第五代女婿陈振发为文物馆费尽心思,投入不少资金,第六代后人邓荣隆和高希强也积极投入为先人建立文史馆的工作。他们说,史书上的叶亚来猛将Chung Piang是他们的先辈张炳,本姓张,过去由于音译的错误而变成姓钟,华文史书把张炳写成钟炳。根据家族先辈的口述,张炳与兄弟在中国战乱时期下南洋,但是他们不像一般人那样,坐船由海路下南洋,而是靠双腿一程又一程地徒步近2年,终于抵达马来亚,先在槟城落脚,过后又南下。

这是我第二次听到早年华人徒步下南洋的事迹。几年前,我在柬埔寨金边访问端华中学老校长李明辉,他告诉我,小时候跟随父母走路南下,先走到广西,进入越南,走走停停,停停走走,来到南越,再转进柬埔寨。至于张炳徒步下南洋的事迹,为进一步求证,我请教吉隆坡一位对叶亚来事迹有深入研究的学者。他说他没有佐证,但认为当年太平天国军失败,有些人南逃,从陆路下南洋到马来亚,成为叶亚来的手下,在雪兰莪内战中协助叶亚来,那是有可能的事。

稻田中央建文物馆 开幕盛典后人团聚

在雪兰莪内战中,张炳和丘发在战场上扮演重要角色,但内战结束后,这两位虎将的行踪就少有记载,丘发至少还留下一本口述历史《叶亚来传》,但张炳似乎失去踪影。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