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姐逝世13周年,郑欣宜上传旧照喊话母亲:你教我的我都记得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每年的2月19日,对于郑欣宜来说都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因为13年前的这一天,是她最爱的母亲沈殿霞因病离世的日子。

“你好,妈咪。”

每年2月19日,歌手郑欣宜都会给妈妈沈殿霞写一封长信。

电视出了新网剧,自己拿了金曲奖,想起和妈妈去吃红豆冰......信中全是家长里短,幸福点滴。

唯结尾处,无处话凄凉——如果你还在,就好了...

信写了13封,妈妈沈殿霞也去世了13年。

“我的妈妈是一个传奇。”每一个字,都透着郑欣宜的骄傲。

体重200斤、尖框眼镜、微翘卷发,肥姐沈殿霞,是叱咤江湖47年的镇台之宝。

她有多强?

主持人跨界常有,但肥姐却一人横扫了歌、舞、影、视、舞台剧,甚至民间杂技,谁与争锋?

生于上海,13岁登台,在茫茫苗条绝色中,肥姐凭一张利嘴、满身才华硬是杀出了一条血路。

观众叫她“开心果”,肥姐喊自己“上海婆”,她一笑,合家欢。

生于广东的小孩,对肥姐,更是“避无可避”。

逢年过节,初一到十五,电视台必循环狂播三套贺岁神剧:《富贵逼人》、《富贵再逼人》、《富贵再三逼人》。

借肥姐的福气,讨新春的意头,横财也就手。

老妈在隔壁“打雀论英雄”,小孩吃油角煎堆大声笑,这是年味。

那时候,我怎么都想不到,肥姐也会哭。

“爱情就是这样,哪有什么理由?”1974年,沈殿霞爱上了一个错的人。

她工作缠身,仍夜夜为他炖汤,送到剧组,她娇生惯养,却事事替他打点,样样妥帖。

连蟑螂,她都冲出来帮他打。

她如日中天,他名不见传,肥姐打遍人情牌,让他当男主角。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她起誓,无怨无悔。

转眼十年,他大红大紫,她功成身退,肥姐放弃TVB一姐,想做个小女人,但迟了。

但正如《青蛇》里写——

不要提携男人。是的,不要提携他。最好到他差不多了,才去爱。男人不作兴“以身相许”,他一旦高升了,伺机突围,你就危险了。

没有男人肯卖掉一生,他总有野心用他卖身的钱,去买另一生。

那年,她飞去洛杉矶36小时,刚到家,发现他早就有了别的女人。

图穷见匕,他死不承认:“你不信我!那我们马上结婚!”

明知婚姻是他的延兵之计,肥姐偏偏自欺欺人,他们搭最早一班机飞到加拿大,注册结婚。

事出突然,肥姐甚至没能穿上一件婚纱。

“结婚是喜事,我本该穿件红色的,却偏偏选了件蓝色旗袍,还是旧的。这就是命吧。”她唏嘘。

婚后第二年,她40岁高龄,196斤,冒死怀上了他的小孩。

剖腹产中途,麻醉药效消失,她硬是咬破了嘴巴,生下了女儿。

“6斤7两!”直到去世前最后一次访谈,她仍然记得这个数字。

但孩子的父亲,只记得另一个女人的名字,产后8个月,肥姐主动提出了离婚。

女儿1岁时,父亲有了新老婆。

这个人前人后笑声震天的巨星,躲在娘家哭废了双眼,头发几乎掉光。

无助、虚弱、生不如死,但她知道,自己哭死了爱情也不会复生,更何况,她有欣宜了。

“我始终觉得我亏欠了女儿,无论如何,我都要给她最好的。”

她订造了一顶的假发,一戴就是20年。

沈殿霞回来了。

主持、电影、电视剧、舞台剧,不眠不休,大杀四方。人生40,她比谁都搏命。

女儿,是她不灭的斗志。

小时候读书少,她特别看重女儿的教育,不惜千金送她去读私立学校。

小欣宜不吃饭,她天天早起煲老妈靓汤,一口一口喂她,只求快高长大。

“只要你要,只有我有。”多少年后,这成了一个单亲母亲的承诺。

她宠得女儿如珠如宝,是疼爱,是软肋,更是亏欠。

但过犹不及。

小欣宜像吹气球般发胖,没有一件衣服合身,肥姐只能买两条,找裁缝拼成一件。

她心疼,劝女儿减肥,但牛不喝水,怎按得牛头低?

直到16年那年,女儿哭着打来电话:“妈妈,我要减肥。”

“好!”,肥姐二话不说找到全城最好的纤体医生,以身试药。

那年她56岁,糖尿病、高血压,天天捱减肥餐、用甩脂机,疼到冒冷汗。

“我没试过,怎放心她去呢?”

晚上洗澡,全身淤青,她依然是笑:“我以为看到一个肥斑点狗。”

为了欣宜,她愿意付出一切,心甘命抵。

“我不想她被看扁,我想她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肥姐曾说:“我是她的妈妈,也是她的爸爸。”

减肥虐人,欣宜摔烂电话,踢碎房门,肥姐发火:“你答应过妈咪要有始有终!”

她让欣宜拿出新年红包,修好了房门电话。

赚钱不容易,这是她给女儿上的第一课。

毕业舞会,欣宜哭诉,第一支舞是父亲和女儿跳的。肥姐安慰:“别怕,有你妈在!”

她连夜找来设计师打造一件燕尾服,与她的公主共舞。

她一生未穿过婚纱,却毅然做女儿的骑士。

妈妈是后盾,这是她给女儿上的第二课。

很多年后,有人找到一段访谈。从小,肥姐就教欣宜学普通话。

欣宜不解:“我在国外都是讲英文啊。”,肥姐抱着她,一字一句——

“你是中国人,你一定要学会中文。”

永远不忘本,这是她给女儿,一生的课。

欣宜减肥成功,长大成人,记者问欣宜:“你的愿望是什么?”

“我希望赚到钱后买一间大屋跟妈妈一起居住,就是结婚了,我也要跟妈妈一起住,和妈咪永远在一起。”她搂着妈妈。

但永远有多远?甚至撑不到她成年。

2006年,肥姐入院,割掉了一半的肝。

积劳成疾,久病难愈,一条刀疤横穿肚皮,和18年前剖腹产的疤痕连在一起。

“为了我的女儿,多痛苦,多辛苦,我都要熬下去。”刀山火海,她咬紧牙关。

那几年,肥姐一天比一天瘦,却依然大笑,自嘲自己:“刀疤霞。”

“我要看着她结婚,看着她出唱片,看着她生孩子啊。我要活着慢慢等的。”她笑,欣宜咬着唇笑。

但她,等不到了。

2008年,2月19日,肥姐撒手人寰,终年62岁。

她给女儿留下的遗产超过1亿,却全部交给信托机构打理,每月欣宜可以拿2万块,直到她年满35岁。

怕你乱花钱,怕你被人骗,怕你不会过日子,这一次,妈妈保护不了你了。

又一年2月19日,年未过完,忌日又至。

女儿存了一年的话,写成寄不出的信。

你好,妈咪——

“13年前,我答应你我会争气,会乖,会做一个有用的人。我现在还没能做好,但我一直在努力。”

“你教我的都记得,请放心。”

她拿了金曲奖,出了新歌,开了演唱会,练舞练得大汗淋漓,和妈妈一样拼命。

她不再逼自己瘦,好好吃饭,身体健康,认认真真去生活,肥姐,你看到了吗?

她没有乱花钱,把自己演出酬劳拿去投资、开店,赚了上百万,前辈们都夸她“生性”、懂事。

她很努力,要成为妈妈的骄傲。

如今,欣宜很少哭了。唯独有一次,忍不住。

拍摄的时候,节目组送来一碟虾,一碗汤,她吃一口,眼泪流下来。

“我好想吃妈妈煮的饭。”虾和汤,是妈妈的拿手菜。

只可惜,这辈子,再也吃不到了。

在那些老视频中,有一段是肥姐教欣宜朗诵普通话童谣,肥姐笑着,一脸骄傲。

在妈妈怀里,欣宜认真地念:“小鸟啊小鸟,天那么黑了,你怎么还不回家...”

一遍又一遍,童声落在风里,天上的星星不说话。

“妈妈走了,何处为家?”

余生,家书写尽,再无回信。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