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妇女“嫁”来大马以为可以过幸福生活,却从没见过“夫家”人,也从没接触过其他人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这些数字里头,来自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的媳妇更是为数不少。除了与马来西亚华人有共同的语言,步伐比较慢、竞争比较低的生活,让她们自然融入社会的同时,也觉得这里生活过得舒适,是一个理想的国度。

(万挠9日讯)拖欠18个月租金遭屋主驱赶的中国藉妇女,原来并非精神有问题,而是11年前因受不了前夫,随大马中年汉“嫁”来本地,本以为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岂料却被困了11年!

现年51岁的黄美菊在万挠州议员蔡伟杰,连同区内数名村管委员会主席协助,为其安顿好临时住所,并协助联络其在中国的家人期间,才从妇女口中得知,妇女口中的“老公”周国强(约70岁)于今年7月中旬失联,由后者“女儿”接手联系,直到她被房东赶出门和州议员介入,事情曝光后才消失。

蔡伟杰今日连同万挠甘榜拉惹新村管委会主席杨敦明、林旦村管委会主席陈清吉及瓜拉加冷南部新村管委会主席温汉明,召开新闻发布会时说,众人过去1个月透过网络,终于通过中国福建古田镇鹤堂村派出所,找到黄美菊家人,同时透过中国领事馆为她办好一切手续,她明日就能返回家乡和孩子、家人团聚。

黄美菊在记者会上指出,周国强比她年长多年,两人当年是在中国相识,惟她当时因忍受不了前夫对她的行为而离婚,遇见周男,本以为遇到一个可以托付下半生的对象,加上2名孩子已成年且在外出打工,故全心相信周男而随他来到大马生活。

黄美菊在11年前来马后不慎摔倒,却没有得到适当治疗,以致行动不便。

黄美菊坦言,这11年来的日子并不是凄苦难过,只是不曾和任何人有过接触。

她坦言,来马的前四、五年,她和周男同居在在万挠百乐岭组屋,两人就和普通夫妻无异,只是周男甚少带她出门,也没有带她回“夫家”见家人,每当提起此事,对方就以她身上有4个婴灵为由,不方便见人来敷衍。

她说,初来马的时候,自己身材不像现在肥胖,来马1年后因摔倒弄伤脚,没有得到适当治疗而行动不便,必须依靠行走辅助器才能移动,自此,身材也走样。

11年来一直惦记家乡和孩子

黄美菊指出,她对周男指她身上有4个婴灵的说法虽然存有疑虑,但又不确定,因他们确实有过夫妻之实,加上身材变胖,让她误以为自己怀孕,惟周男不曾带她出门检查。

在黄美菊临回国前,蔡伟杰(右)递上榴榴莲给对方品尝。

黄美菊如今必须依靠行走辅助器来走动。

她说,在这11年期间,除了周男,还有另一名自称是周男女儿的女子曾和她通电话,可是不曾见面,周男谎称,这名女儿也是阴灵,所以无法见面。

当询及是否完全相信周男的说词,黄美菊眼带不确定的神情指出,她曾怀疑周男,却没有和他对质,因她相信对方不是禁锢她、也没有虐待或亏待她,让她挨饿,所以选择继续下去。

她说,周男曾说自己从事建筑业,在甲洞、巴生、柔佛等地都有工程、产业等,其中数个产业也在她的名下,却从不曾给她现金,只在多年前给她100令吉零用钱,一切生活开销都由他张罗,她也不曾挨苦。

她指出,平时在家没事做,就是收听电台广播和偶尔阅报,其余时间就准备食物和念经,就这样过了11年,期间虽然想家和孩子,也曾在近期透过印裔邻居向马华妇女组求救却无下文。

蔡伟杰(左2)获悉黄美菊(左3)遭遇后,竭力帮对方寻亲和安顿生活。左起为杨敦明、温汉明(左4起)和陈清吉。

黄美菊感叹,当年离开了对她家暴的前夫,以为遇到可以托付终生的对象,岂料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周男没亏待没怨恨对方

黄美菊说,她没和左邻右舍交流,因为语言不同,也没有想要出门,因为行动不便,周男也会定期送上食物,所以她没有断粮,只是上月因无法缴租而被赶,才接触到周男以外的人。

她坦言,周男没有亏待她,因此她没怨恨对方;虽然11年不曾出门和接触其他人,但她对大马发生的事情都知情,也知道科技变化,只是她不曾见过;周男也曾购买榴梿和本地美食让她品尝,所以,她的日子过得并不凄苦。

她说,自从和失联11年的家人联系上后,她非常感激曾协助她的人,孩子也没有责怪她当年不告而别,反而愿意花钱买机票接她回家团聚,如今也天天和孩子通电话,她已感到非常知足。

“我没有恨对方,经一事长一智,感谢孩子没有因为我当年跟男人跑了而遗弃我,如今只想回家和家人团聚。”

此外,蔡伟杰指出,他们已安排周五送黄美菊到机场,也给了她新的联络号码,以备不时之需,希望她能平安回国和家人团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