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星驰专用“老妈”朱咪咪,66岁仍为儿子打拼,如今有七八套房产直言:不懂投资

港媒指,年轻时的朱咪咪,有点像邓紫棋:

戏内,朱咪咪演过很多八婆、无知师奶;戏外,她却是一位非常有智慧的母亲,为了一对儿子,倾尽所有。

朱咪咪生于马来西亚,本名朱月美,新加坡长大, 上世纪70年代到香港发展,结识于歌剧院做司机的马先生,两人结婚,诞下两名儿子,大儿子健庭与小儿子健晋今年分别 26及 22岁。

为了儿子有良好的读书环境,2000年,朱咪咪把儿子送往新加坡定居,由丈夫照顾。

她回忆说:“开学第一天,我陪儿子见副校长,他眼睛都红了,眼泪差点就要流出来。我跟他说,你一定要忍住,不要流出来,被别人看到很没面子的!可能现在你会恨我,觉得我很无情,但长大之后,你就会感谢我。我跟大儿子讲,考得好才可以到香港过暑假,他就真的很用心读书。”

为了两个儿子的教育及一家人的生活,朱咪咪拍剧拍至日夜颠倒,自己一个人住在香港,连佣人都没有请,“我不会逛街,除了工作就没有其他爱好,有空就拖地,连床底下也清理得很干净。”

朱咪咪有 9兄弟姐妹,自幼已要养家,“一家11口住在一个小房间,爸爸理发为生,吃个橙子也要分四份,一人一份,一年只有一套新衣服。”她体会贫穷滋味,所以希望把最好的都留给儿子。

但妈妈单方面付出的苦心,儿子不懂。

最初朱咪咪因为经常拍剧未能回新加坡,跟儿子关系生疏,“有新加坡朋友说大儿子对我很陌生,那一下犹如当头棒喝。当时我在 TVB由早拍到晚,根本没时间,要等到有五六天的休息时间,我才能飞过去看他们。”

为了拉近与儿子的距离,她接拍了新加坡电视剧,“试过一次,一下飞机就连续拍了七场的吵架戏,拍完我以为自己有产后抑郁!”

她生活节俭,平日以巴士、地铁代步,名牌手袋也没一个。但大儿子 20岁生日时,却送他一辆价值60万港元的跑车,又在新加坡买了一套三层高的豪宅,“这样的话空间会比较大,儿子结婚了,我们还能一起住。”

电影导演李力持形容,朱咪咪是一位相当成功的“过江龙”。“当年我拍《唐伯虎点秋香》,本来想找吴君如演出,但吴君如刚巧撞了期,之后找梅小惠,她又因为拍剧不能抽时间演出,于是我尝试找朱咪咪合作,安排她饰演唐伯虎(周星驰饰)的母亲,结果效果出乎意料理想。”

“找朱咪咪拍戏,她每次都好像用命来演一样,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地头虫,所以拍戏时便会落足本钱去做,表现得十分卖力。她外表活泼可爱,开工时,我们最喜欢整蛊她,叫她每句对白做不同反应来看看,难得她一点也不介意,且更乐在其中,试问一句,到今时今日,还有那个女演员可以令观众如此开心?”

咪咪姐在东南亚和内地也有很高的知名度,她看起来傻乎乎,但其实工作能力十分强,除了自己登台演出外,还会照顾其他艺人的工作,算是半个经纪人。

朱咪咪从小出来赚钱,她有观众缘,却没读书缘,小学四年级还跟ABCD搏斗,念到六年级连毕业试都没有考,“其实我小学都没有读完”。

唱粤剧的姐姐带她到新加坡学唱歌,13岁到夜总会献唱,见尽百态,“新马(客人)会叫歌手坐台,以为我们这些出来唱歌的,就可以兼职做舞小姐。”

咪咪姐自言当时纯如A4白纸,不施脂粉,无客问津,因此失业,“到酒吧的深夜时段献唱,三元(新加坡币)一天,也被人炒鱿鱼!”

后来到酒廊唱歌,收入微薄,还要供弟弟到英国留学,她咬着牙“顶硬上”,

“我供弟弟去英国三年,我说过只要他还没有读完书,我就不会结婚!”

为了赚更多的钱,朱咪咪决定去香港碰碰运气,“来到香港,我真的是身无分文,清仓了。”

到香港后要靠香港夜总会去信移民局,替她申请工作证,“幸好我工作的夜总会愿意帮我这个忙。”

当时,朱咪咪一天跑六场,1979年在油麻地华盛顿夜总会,甚至跟徐小凤同场演出,但到多年后与尹光(香港草根歌手)同台演唱,才广为人知。

如今名成利就,却省吃俭用,钱都留给远在新加坡的丈夫、儿子、母亲,“我觉得可能我前世欠下了很多债,这辈子就是来好好照顾我家人的。”

在银幕上张扬泼辣,但其实朱咪咪对自己的私事很低调,大家只知道她来到香港之后,嫁给了一位司机,但却不清楚,那位司机的弟弟是马德钟——曾经做过香港特警的TVB小生。

朱咪咪与马德钟入行多年,一直没有公开关系,直到某年朱咪咪在红馆举行演唱会,马德钟以“小叔子”身份担任嘉宾,才正式“认亲”。

咪咪姐说:“马德钟真的是我小叔子,我们在TVB工作了那么久,没人知道我们还有这层关系,而我们也只合作过一部剧,没有对手戏,只在画面里一同出现。”

咪咪姐在新加坡、马来西亚以及和香港有八九套房子,身家数千万,本可生活无忧,但她试过穷苦,反倒认为:“有钱不赚好折堕!我长得不够漂亮,没有后台,我一生甚至连桃花都没有,别人演出收到好多利是,我一封都没有,所以要死做烂做。”

“我现在做人很开心,心情好就容易想出好开心的东西,我不爱看悲剧,做人都已经那么苦了,还看悲剧做什么!”

“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但我说了要回去新加坡帮儿子做生日,说过了就一定要做到!退休后我会回新加坡一家团聚,那是我长大的地方,我不是香港人。”

咪咪姐总结说,无论唱歌还是演戏,都不是她的理想,那些只是谋生手段,她这辈子的理想,从来都不是事业,而是家人。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