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裔青年缴5000令吉以为可以去澳洲打工,知道对方失去联系才惊醒:眼泪、心酸都只能自己咽下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疫情前,在澳洲两千多万人中,大概有300—400万居民,他们既非澳洲公民、也非永久居民。他们之中除了部分国际学生和探亲访问者,剩下的都抱着同一个目的来到澳洲,那就是赚钱!

相比于欧洲北美,澳洲的整体工资水平更高,尤其是体力劳动行业。

在澳洲有传闻,熟练的建筑工能够年入百万人民币、路边举举牌子一天就有三五百澳币、农场里摘芒果工人比阿里P7赚得还多……

真相果真如此吗?

(马六甲7日讯) “我查证了数次,却还是受骗。当下我整个人崩溃,眼泪、心酸都只能自己咽下。”

一心想要尝试体验外国工作文化,一名华裔青年本以为有机会到澳洲工作,尽管一再确认提供工作机会的旅游公司,惟仍陷入“计中计”的骗局,令青年痛失近5000令吉!

现年30岁的事主郑先生表示,他在今年6月份在浏览面子书时,发现一间自称是“旅游社”的公司,提供到澳洲当货仓管理员的就业机会,于是提出申请。

“我联系上该旅游公司一名自称是Max的公司男职员。我向朋友借钱后,先是缴付1450令吉,作为申请澳洲签证的手续费用。”

他是今日在格西当州议员谢守钦陪同下,召开记著会时如是指出。

他说,他曾查询该旅游公司,该间公司位于吉隆坡,公司网站上也有大马公司委员会(SSM)注册文件及旅游局的相关认证,甚至还放出协助外籍人士到国外工作的照片。

“我在首次转账后,对方有提供签证收据及签证照片给我,接下来对方透过推荐一名代理,协助我购买3250令吉澳洲的双程机票。”

他也说,当他知道对方所提供的转帐银行户头属第三方,而并非公司户头时,也感到不对劲,惟对方声称在疫情期间,该公司户头无法运作。

“我在汇款前曾透过警方的网站,查询2个银行户头是否有问题。其中一个银行户头虽显示3宗投报,但我不以为意,以为只是因之前申请者签证费不通过而被投报。”

谢守钦指出,诈骗集团手法层出不穷,劝请民众要务必谨慎,不要堕入骗局。

郑先生说,不料他在8月9日向对方追问机票几同意书进度时,对方随即失去联络,再也无法联系上。

“我根据该旅游公司的所在位置,打电话该相关管理层。孰料管理层告诉我,该旅游公司根本不存在,而我也并非第一位打电话来找该公司的人。”

他表示,他较后连络上该公司的另一名职员,该名职员声称一名拿督愿意承担一半的飞机票费用,惟前提是他必须另外缴付1750令吉。

“我没有再缴付该款项,并在8月24日报警。我已把所有的资料提供予警方,希望警方可以早日破案,同时也希望大众可以以我的遭遇为鉴,不要成为上述骗局的受害者。”

他感叹,就算自己“做足功课”,还是防不胜防,而上述被骗的数目,对他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数目,至今他也还没有偿还向朋友借来的钱。

“我相信这是诈骗集团所设下的骗局。对方在上述期间曾用7组不同的电话号码联系我。我也希望通讯及多媒体委员会(MCMC)展开调查。”

谢守钦指出,诈骗集团手法层出不穷,利用人性弱点,尤其是在疫情期间,民众需要金钱,或者有转换生活方环境之时,设下骗局。

“现在的诈骗集团,甚至可以‘专业’到,让受害者完全防不胜防。我劝请民众要务必谨慎,不要堕入骗局。”

他呼吁民众与陌生人进行线上交易等,可以通过“http://ccid.rmp.gov.my/semakmule”查证银行户头及电话号码。

“上述网站会显示银行户头及电话号码被搜寻的次数。若一些户头及电话号码曾被搜寻,那民众必须多加留意及提高警惕。”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