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私人医疗机构医生:原本是出于一片好意,但换来的却是一场梦魇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马来西亚卫生部长发布通告说,大马医药研究院一组研究人员正在研发的两种疫苗分别是信使核糖核酸(mRNA)疫苗以及灭活疫苗。他说:“这是我们提高疫苗开发能力,为未来大流行病做好准备的部分努力。”

据悉,马来西亚目前在执行其全国新冠疫苗接种计划中所使用的三种进口疫苗分别是辉瑞、科兴及阿斯利康疫苗。

(曼绒21日讯)“出于一片好意,我让我的妇产科中心登记成为了疫苗接种中心,但换来的却是一场梦魇,因为每天都要面对各种压力,夜不成眠。”

曼绒Sejati妇产科中心的专科医生吴养顺申诉,基于负责协调私人界疫苗接种工作的ProtectHealth有限公司安排有欠妥当,还有接种疫苗者的不配合,经已导致私人医疗机构提供的疫苗接种服务,成为了一项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他向《东方日报》指出,本身的妇产科中心是国内第一批响应国家疫苗接种计划的私人医疗机构之一,主要是出于一片好意,希望为更多的民众接种,让国家早日摆脱疫情。

“当时,连协助民众接种的细节也还没有出炉,我就答应及申请成为私人疫苗接种中心,就算是免费为人民服务也可以,只要政府愿意提供疫苗就好。”

但出乎意料的是在计划从5月开跑后,却频频出现状况,让他感到十分的压力。

他解释,这些问题来自多方面,有来自负责协调工作的ProtectHealth有限公司,有来自提供疫苗的政府医院,也有接种疫苗的人士。

“首先是我们的接种者名单、每日接种剂量,还有接种时间,全由ProtectHealth控制,我们完全无法‘伸缩性’地处理所面对的问题。”

他举例其妇产科中心属于私人医院类别,每日需为50人接种疫苗,但问题是ProtectHealth不是迟至最后一刻才提供名单,就是提供的名单不足50人。

“我们经常要在最后一刻寻找候补人选,惟当局制定的候补人选条件又非常苛刻,大大加重了我们的压力。我现在常会夜不成眠,一直想著明天是否获得足够的名单,如果没有,要去哪里寻找候补?ProtectHealth也无法给予解答。”

除了要面对单日接种者不够数的挑战,吴养顺指出,许多接种者都会将不满归咎予人接种中心,包括不满卫生局安排的接种地点或是时间,也无形加剧了私人接种中心的压力。

“同时,私人医疗机构一旦注册成为接种中心,就必须依据当局所给予的时间提供接种服务,而我的妇产科中心则被安排一周7天都必须提供接种服务。”

吴养生坦言,自从其妇产科中心开放提供疫苗接种服务后,已严重影响了自己的私人时间,甚至昨日的父亲节,也不能提早返家与家人共聚天伦。

盼政府正视私人接种中心的问题

吴养生形容,私人医疗机构要注册成为疫苗接种中心不容易,但成功注册后更“难”,所以希望政府给予正视,毕竟不少私人医疗机构,包括诊所申请成为接种中心,背后所付出的牺牲也不少。

“外界一般认为,私人医疗机构成为接种中心后,可透过为人民接种疫苗,大赚政府的钱,但事实不是这样的,我们每接种一剂疫苗才获得14令吉的补贴。”

反而,他指其妇产科中心更因提供接种服务后,流失了许多潜在客源,导致收入大受影响,更曾试过一整天也没有人上门求诊。

“这是因为那些原本想要上门看诊的人,一看到我们门口有一大群人在排队等待接种,就马上掉头走了。”

鉴于此,吴养生希望政府,尤其是卫生部关注私人医疗机构申请成为疫苗接种中心后所面对的挑战,并设法给予协助,做出改善,让私人接种中心的运作更加顺畅。

“我们都是想要帮助政府,但政府却没有想要帮助我们。”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