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知道他是“亚洲糖王”,是大马首富,但是你知道他背后的三个女人吗?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郭鹤年是一位踏着时代节拍发展起来的一代巨富。马来西亚脱离英国独立后,迫切需要有主见的商人与国家一起努力独立发展经济,战胜殖民地特权,郭鹤年意识到,马来西亚国内消费市场难免出现真空,急需发展工业,他抓住时机,1959年与马来西亚联邦土地发展局合作,创办了马来西亚第一家炼糖厂,这家公司几乎垄断了马来西亚的食糖加工业,短短几年之内,郭鹤年成为马来西亚“糖王”。

今天我们讲“亚洲糖王”郭鹤年的故事。

提起这一位传奇人物,还真是低调,很多人不知道他,但一定知道他名下的品牌。

你肯定买过一种食用油叫金龙鱼,前一段时间占国内食用油市占率近40%的金龙鱼在A股创业板正式上市,市值一度冲上3396亿,这,正是郭家的资产。

香港巨富们的私人会所深湾游艇俱乐部,是著名酒店集团香格里拉创办经营的,而遍布亚洲各地的香格里拉酒店,背后大佬也是今年已经98岁的郭先生。

▲2019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郭鹤年以123亿美元的身价位列马来西亚第一,全球第104位,今年加上金龙鱼,应该会前进不少名。

这位连续十几年称霸大马首富的老人如今已是98岁高龄,虽然出生在马来西亚,但他从1978年就移居香港,是位名副其实的香江富豪。

从偏居马来一隅的小杂货公司发展到而今产业遍布全球,涉足米粮、酒店、房地产、矿业、船务、传媒等各个领域,郭鹤年用他的人生缔造了郭家庞大的商业帝国。

今天这篇文章就让我们来聊聊郭鹤年和他生命里的那些人。

/ 最爱的母亲 隐形的船长 /

郭鹤年的母亲,郑格如居士,1995年以95岁高龄仙逝。她的一生不仅见证了整个郭家的崛起,也是整个家族的领路人。

▲2011年,央视《对话》节目在郭鹤年香港家中进行采访,一排家人相片居中位置放着的是母亲的照片。

旁边还有母亲亲笔题的训诫,“儿孙能如我,何必留多财;儿孙不如我,多财亦是空。不为自己求利益,但愿大众共安宁。诸恶莫作,诸善奉行。” 

▲郭鹤年说这是母亲对他,乃至对整个家族的谆谆教诲。希望他纵然拥有经商的天赋也不要行错道走错路,不能为富不仁。

原名郑梦兰的郑格如,1900年出生在福建的一个书香世家,父亲郑寿南是清末的举人。自小优渥的家境让她有机会接受到美国教会学校的新式教育,培养了果断的性格、独立的人格。

▲年轻时候的郑格如。

1920年从福州协和大学毕业的她,登上了前往南洋的客船,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去和远在马来西亚新山打拼了十几年的郭钦鉴成婚。

两人在婚前从未谋面,只是郑格如的兄长听说这位同乡小兄弟在南洋混得风生水起而促成了这段姻缘。

▲郑格如和郭钦鉴。

郭钦鉴年长郑格如7岁,早在1909年就跟随兄长们的脚步来到南洋,凭借精明的头脑,精通数字、善于交际的他很快成为了当时郭家经营的“东升号”的顶梁柱。

▲“东升号”主营白米生意,同时兼营大豆和糖,本来属于郭钦鉴的四哥郭钦仁。这座本来两层楼的杂货铺如今已经卖给他人盖起六层小楼。

成婚后的两人迅速开枝散叶,三年生下了三个男孩,长子郭鹤举,次子郭鹤龄,老幺郭鹤年。

▲小时候的三兄弟和母亲。

教育程度颇高的郑格如是孩子们的启蒙老师,她教他们说普通话,给他们讲儒家文化、道家哲学。其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鬼谷子成为了郭鹤年日后低调处事的楷模。

甚是严厉的她会苛刻地在孩子犯错时挥鞭子好让他们记住不再重蹈覆辙。她还教育孩子们做人谦虚,对人真诚,处事公正,不以肮脏的手段打击他人。

▲可以说母亲耳提面命的告诫是郭鹤年成长道路上的醒世格言。

▲年轻时候的郑格如也太时髦了吧。

20年代后期,长袖善舞、左右逢源的郭钦鉴已经成了远近闻名的百万富翁。

那时候的百万身家足以直接跻身上流,但迅速积累的财富让他忘乎所以,他开始吸食鸦片、沉迷赌博、包养情妇,甚至娶了二房,生下三个孩子,这让接受过新式教育的郑格如无法忍受。

为了表示抗议,郑格如带着孩子们搬到了新山教堂街的一间小屋里相依为命,甚至曾经一个人回到福州生活。夫妻关系可以说一度到了剑拔弩张的地步。

郭鹤年的自传里曾经写过一段父亲一言不合在车上对母亲大打出手,更试图推母亲下车的暴躁行径,幸好被自家司机及时制止了。那个年代就拥有私家车和司机,足以见得当时郭家的富裕程度。

郭钦鉴和三个儿子的关系也非常差,几乎算是不闻不问,所以孩子们都跟母亲感情格外深厚。

▲后排从左到右:鹤龄、鹤举、鹤年。

整个郭家的第一代因为来南洋白手起家,并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在拥有良好经济条件后,他们对教育格外重视,这种重视延续至今。

三个儿子在郑格如的培养下学业都非常优秀。郭鹤年早年就读于新山英文书院,又去了宽柔中学接受了一年华文教育,之后他来到新加坡莱佛士学院继续深造。而后来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正是他的校友。

▲找到一张他们全家和李光耀(前排中间)的合影。

虽然仁慈心善的母亲总是提醒他们要谨遵孝道,但显然和父亲破裂的感情是无法轻易弥补的。郭鹤年曾经因为父亲不肯对远在福州的亲戚们施以援手而痛骂他“人渣”。

1947年24岁的郭鹤年自己跑去新加坡经营了他人生的第一家公司力克务,主要经营船务经纪和杂货业。隔年,对身体和财富都挥霍无度的父亲郭钦鉴因病去世了,年仅55岁。

父亲的离世把遗产问题都留给了母亲。虽然不满丈夫的纳妾行为,这位新式女性依旧善待了小妾一家,她把全部财产除去税款等分成7份,自己和鹤举鹤年占三成(次子鹤龄一直不在家),剩下四成留给了二房一家。

1949年,郑格如提议把家族的力量拧在一股绳上,主动拿出自己和兄弟俩的部分资产在力克务基础上创办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并且欢迎家族里其他堂兄们的入股。由于大哥郭鹤举意在从政,公司掌舵人的身份落到了年仅26岁的郭鹤年身上。

▲中间白色的二层小楼就是最早的郭氏兄弟公司。这幅油画至今仍在嘉里集团的官网主页上,提醒后辈创业艰辛。

▲在旧址基础上翻修的郭氏兄弟公司而今变成六层小楼。

那时的郭鹤年虽然年轻却展现了他出色的经商天赋,整个郭氏兄弟公司更是凭借着“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精神把生意越做越大,大家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

1953年,二哥郭鹤龄惨遭暗杀,令母亲郑格如饱尝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也让全家陷入了一场阴霾。

▲图为郭鹤龄抱着自己的小侄女。

隔年,为了减少对公司业务的影响,郭鹤年低调赴英留学,这也成为了郭氏兄弟发展进程中的转折点。在英国的三年里,他学习了先进的管理理念,并且接触到了期货交易,这对他日后成为一代糖王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

可以说,自郭氏兄弟公司成立以来,郑格如作为整个家族的大家长,是主心骨是顶梁柱,郭家的大小事最后拍板者是郭鹤年,然而唯一能左右他决策的便是他的母亲。如果说郭鹤年是掌舵人,那郑格如就是隐形的船长。

备受尊崇的她时常提醒大家要“家和万事兴”“和气生财”。所以,虽然家族关系纷扰庞大,在她的统筹下却没有出现其他富商家族一团乱麻的争产风波。

▲郭鹤年、郑格如和大哥郭鹤举。

▲郭鹤举后来成为了大马著名的外交官,在当地享有盛名。他曾担任马来西亚驻德国、荷兰、比利时等多国的大使,2003年在家中病逝,享年82岁。

1957年,大马独立。从英国学成归来的郭鹤年孤注一掷地要把家族所有资金拿来发展当时马来西亚没有的炼糖业,如此大胆激进的冒险举措正是有了母亲郑格如的支持才能在家族内部得到一致通过。

也正是因为这次有胆有识的尝试,让他一举成为了马来西亚糖王,控制了大马百分之八十的原糖市场。40岁时更是直接变成了亚洲糖王。

▲鼎盛时期,郭氏兄弟公司控制了国际市场上每年食糖贸易总量的十分之一,虽然他本人在采访里谦虚地表示只有二十分之一。

1968年,正处新加坡独立,新马关系动荡时期。在母亲的要求下,为了缓和两国紧张僵持局势,保持唯一的连结,郭鹤年答应了两国政府的委托,出任马来西亚-新加坡航空的董事局主席。这是他人生的一次新契机。

这个主席之位绝对是份苦差,郭鹤年常常要被吵得不可开交的双方搞得焦头烂额,但在他一年半的任期里,他对旅游业有了新的发展认识。他开始意识到随着和平局势经济发展,旅游业、酒店业会成为重中之重,新的规划应运而生。

1971年,第一家香格里拉酒店在新加坡建立,郭氏兄弟公司正式涉足酒店业,郭鹤年开始围绕着太平洋建立起自己庞大的香格里拉王国。

▲第一家在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酒店名字来自小说《消失的地平线》,由郭鹤年的一位法国朋友提出,寓意着香格里拉日后会成为旅客们的人间仙境、世外桃源。

1978年,随着改革开放号角的吹响,郭鹤年开始在内地投入巨资。

▲1983年杭州香格里拉改造完工,成为内地第一家香格里拉酒店。

其实早在1973年,他就曾经帮国家解决了30万吨食糖的燃眉之急,还在期货市场上为国赚到了四五百万美金的外汇。

▲在被问到,为什么不在帮国家的时候顺便为自己的企业赚点钱。这位采访时已经87岁的老人义正言辞地回答“这是对中国的不忠”。这也是做大事者的智慧,不会为了眼前的蝇头小利而丧失长远的合作机会。正是因为此次相助,他拥有了“爱国商人”的头衔。他放下自己公司全心为国帮忙的义气,也为他日后赢得了更多的投资可能性。

1985年,郭氏兄弟公司耗资5亿美金参与投资了中国贸易中心的建设,这笔投资在当时的中国绝对算是天价。

▲对此,郭鹤年说他的初衷是不想依靠别国,不想让外人看不起我们华人,而自己当时银行里正好有1亿多美金的现金,就先拿来用了。感受下这种“壕”。后来他还直接给原北京市市长一张200万美金的支票用来支持1990年北京亚运会的筹办,并且强调不要被媒体知道。

这些细节点滴都可以看出,虽然是土生土长的马来西亚人,但操持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郭鹤年对父母的家乡怀抱着一颗热爱的心。

▲而这份感情都缘于母亲郑格如“不要忘本”的教诲。

在采访里,郭鹤年说道,虽然妈妈已经仙逝,但如果有机会再见到她,她一定会很高兴看到孩子们而今的成就,而且会继续提醒他保持谦虚、帮助穷人。

郑格如居士的一生也正是如此实践的。虽然家族累积了大量的财富,但自30岁开始诚心拜佛之后,她一直过着简朴的生活。

▲在家修行的她把私宅命名为“心灯精舍”,内设佛堂,虽然她已经去世了二十多年,这里仍然保持着旧貌。

▲大孝子郭鹤年不管工作有多忙都一定会定期探望母亲。

▲母亲的一言一行都对他有着深远的影响,不崇拜物质,也不希望子孙后代被物质羁绊。(注:这里的马赛迪指的是梅赛德斯奔驰。)

郑格如居士热心公益,与人为善,她有时会用“一真法师”的法号资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甚至会直接让郭氏基金拨出善款接济那些报章上需要施以援手的人们。

▲公司后来创立了郑格如基金会,用以参与慈善活动。清华大学还设有郑格如奖学金。

郭鹤年在母亲的影响下,成了一位乐善好施、心系天下的慈善家。他还捐了很多栋楼,以母亲郑格如命名,包括南方学院的教学楼,母校宽柔中学的学生宿舍大楼、综合行政大楼等。

▲图为1978年郑格如居士为宽柔中学专科楼动土仪式剪彩。

作为整个家庭的大家长,郑格如也会对后辈们的男婚女嫁问题操心。郭鹤年长子郭孔丞和邓丽君的一段恋情也正是因为她的反对宣告结束,但也未见得不是一件好事,因为邓丽君确实不适合融入这样严格的大家庭。

她有她特别传统特别保守的一面,但与此同时,她爱家爱子,有着清醒的头脑和超脱的智慧,婚姻不幸却没有顾影自怜,热心公益善待众人。

▲虽然而今已是天人永隔,母亲的雕像永远都在郭鹤年书桌的背后默默注视着他,母亲留下的训导也永远留在他的心中。

郭鹤年在很多场合都说过,正是因为有着母亲的祈福、庇佑和指引,郭氏兄弟公司才能发展壮大获得而今的成就。母亲作为整个家庭的大家长,不止受到自己爱戴,更受到整个家族的尊重。

/ 两位太太 有爱有疚 /

郭鹤年和大哥郭鹤举于1945年日本投降后分别成婚,两人各自迎娶了大马新山中国药房谢长炎医生的两位千金,哥哥娶了姐姐谢碧莲,弟弟娶了妹妹谢碧蓉。

▲中年时期的谢碧蓉(Joyce Cheah)。

这段婚姻说起来也算是门当户对。谢碧蓉在婚后为郭鹤年生下两子三女,分别是:郭孔丞、郭孔演、郭绮光、郭璇光和郭敏光。

▲这张相片是郑格如居士和五位孙辈的合影。中间大一点的男孩是孔丞,奶奶格外喜欢这位长孙,称他为胡须佬,右边小一点的是孔演,剩下三位孙女的年龄排序大小实在是找不到相关资料。

在年轻的奋斗时期,大把时光都放在海外拼搏的郭鹤年显然不是一个好爸爸、好丈夫。冥冥之中他重蹈了自己父亲的覆辙。

70年代初,已经即将半百的郭鹤年爱上了一位空姐,也就是他的第二位夫人,何宝莲。两人相识于前往新加坡航班上,年龄差达30岁。

▲何宝莲(Pauline Ho)

曾经对父亲另纳小妾十分不解并且不耻的郭鹤年,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步了父亲的后尘,这件事也让母亲郑格如十分生气。

元配谢碧蓉很快就发现了丈夫的婚外情,她主动跑来找丈夫摊牌,甚至委曲求全地说可以接受共侍一夫。

但很快大家闺秀的谢碧蓉发现自己并不如想象中大方,她无法忍受丈夫完全变心,整日都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唯一解决方法就是痛下逐客令,希望两人一起从眼前消失。

1979年,郭鹤年带着何宝莲一同搬到了香港,而元配夫人依旧保持着郭太太的头衔,他们没有离婚,只是分居。

▲郭鹤年与何宝莲在深水湾的豪宅,也在李嘉诚家附近。

谢碧蓉1978年开始罹患乳腺癌,在与疾病斗争5年之后,1983年她与世长辞。

虽然郭鹤年说“自己一直关心她,直到她咽下最后一口气”,也成立了郭谢碧蓉基金用于慈善,但这份情感上的亏欠是无法补偿的。

而对于何宝莲,郭鹤年显然是深爱的。这种爱表现在日常的形影不离,体现在言谈举止间,更展现在他对何宝莲所生的三个子女无微不至的关怀。

他说何宝莲为了他特意到香港大学报名学习中文,甚至在被要求不再上课后,仍旧每天自学到凌晨一两点,这种勤奋甚至都影响到了他的睡眠。

为了保证丈夫的身体健康,何宝莲还特意规划了合理的营养膳食,要求丈夫每天保持锻炼,不管是爬楼梯、走路,还是打高尔夫。郭鹤年甚至开玩笑喊她为“长官”。

▲新儿媳的付出让母亲郑格如在心里默默接受了她。

▲2018年李嘉欣的公公许世勋去世,年逾95岁的郭鹤年被拍到在妻子搀扶下现身送行,依旧精神矍铄,健步如飞,可见天天督促坚持锻炼是有效果的。

▲2019年央视纪录片拍摄时,郭鹤年和太太在自家大宅花园里,两人感情甚好,走到哪都要手挽手。

何宝莲为郭鹤年生下两女一子。长女郭惠光,儿子郭孔华,幺女郭燕光。

▲从左至右:郭孔华,郭燕光和郭惠光。三人的颜值都好高!

▲年轻时的何宝莲绝对是个大美人,她怀里抱着的小婴儿是最小的女儿郭燕光。90年出生的燕光和哥哥姐姐们相差十几岁,是爸爸67岁时老来得女的掌上明珠。左边这位大美人是香港“第一阔太”利孝和夫人,这里可回顾。

▲图左的小婴儿就是郭燕光,鉴于她和哥哥姐姐的年龄差,右边的小朋友应该是亲戚家小孩,或者可能是郭鹤年的孙女。没错,孙女比女儿大。

当有钱男人真好,年轻时候可以拿外出打拼做理所当然的借口,留妻子在家孝敬老人培养孩子。等自己事业有成了另作他娶,继续找个年轻姑娘开枝散叶。

他长子和最小的女儿明显已是两代人,他的孙子都比小女儿要大好几岁。不知道身在其中的人会不会觉得这是大家庭的无奈。

事实上郭鹤年搬来香港不只是为了爱情,更是为了其事业版图的扩张。

1974年他在香港成立嘉里集团,1977年建立嘉里船务,1981年成立嘉里物流的前身嘉里货仓。他也开始购买地皮兴建酒店、公寓。

▲1981年香港第一家香格里拉在九龙落成开业。

1984年,他斥资4亿港币兴建了我们文章开头介绍的深湾游艇俱乐部。

▲下图这艘停在深湾的Riva出品的“Crystal”,属于新鸿基地产的郭氏三兄弟,我们在游艇也提到过。

除了船务、运输、酒店,他还涉足了传媒业。

1988年,应老友邵逸夫的邀约,郭鹤年入主无线,一时成为了无线的最大股东。1993年又从默多克手里买下了当时香港销量最高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

▲通过TVB和《南华早报》,那时的他几乎掌控了香港人每天接收到的消息渠道。

2010年,集团总部大楼香港嘉里中心完工。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商业帝国的总部选址竟然就在香港殡仪馆的对面。

▲对此郭鹤年给出的解释是,不信鬼神,便宜就买。当真是好魄力!

▲2017年,香格里拉第100家酒店在厦门开幕。算是集团历史上的一个里程碑,至此香格里拉在全球已经拥有/管理超过100家酒店。郭鹤年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酒店大王”。

▲2019年,正值郭氏兄弟公司发展70周年之际,郭鹤年还亲笔签名了一封信感谢一同奋斗的员工同事们。

/ 3 /

算是富二代起家的郭鹤年,他的人生经历了将近一整个世纪的变迁。

▲年轻时的郭鹤年。

说是富二代,但父亲郭钦鉴挥霍无度,甚至几乎抛妻弃子,郭鹤年其实并没有从父辈那里继承太多资产或者从商的经验,大多靠的是母亲的教诲和自己的摸索。

和几乎所有的华人富商一样,他非常勤奋,异常勤奋,九十多岁还在每天工作。

“我相信比我聪明的对手有好多,但有的人聪明,却比较散漫。我做16个小时,而且很快很快,他做8小时,还悠哉游哉,他怎么和我竞争。”

▲2019年,这位已经96岁的老人依旧每天都要去工作视察业务。他走起路来步履稳健,完全不需要旁人搀扶,处理问题依旧保持清晰的头脑超高的效率。

勤力之外,还有快速。

他做生意讲究速战速决。“一旦看清楚,马要跑得快,你能看到的,别人也能看得到,要抢在他前面。“

美国著名《财富》杂志曾经提到过他的原始创业资金只有10万马币(相当于33333美金)。但70年后,凭借着个人能力和家族团结,他缔造了一个2800亿港币的商业帝国。

▲放张2015年大马当地做的郭鹤年家族庞大业务体系的图表。

勤奋工作,快速推进,这些只是个人的特点,他还有另外一个过人的特点就是看得远。

“保持对时势和未来趋势的敏感与警觉”,如果他当年死守杂货铺不思进取,那么到今天,他可能在历史舞台上毫无姓名。

如果他当时满足于糖业生意而不四处开拓继续寻找机会,那么随着后来全球糖价暴跌,他所谓的“糖王”称号也只是昨日辉煌。

他是绝对敏感的,像猛兽一样闻得到这个世界发生的任何变化,警觉,分析,然后顺势而为,踏着时代节拍一步步走出来,以时间换空间,提早很多年布局,以换取多年以后的空间。

你想一想,很多同时代曾经富甲一方的人如今早就销声匿迹,郭家依旧活跃在商界的各个战场,涉猎之广泛无人能望其项背。

当然让他成功的还有他有容乃大的个性,他不小气,愿意让别人赢,母亲郑格如的教育对他有着深远的影响。

郭鹤年说,他所有从商的原则和道德标准都是归功于他的母亲,从她身上学到了恰当合理地生活,乐于助人,不走极端,不嫉妒不贪婪,“我们要照顾别人的利益”,这是郭鹤年的最喜欢说的话,做事只有让别人赢,才能长久,才能让自己也赢,这种格局,不是人人都有。

▲这正是有这位老太的智慧,郭家两个儿子才可以在政界、商界各自大放异彩。

而郭鹤年也把这份理念传给了子孙后辈,教会他们低调谦逊。可以说在这些富豪里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远离社交媒体,没有太多蜚短流长的家族。他们早就破除了“富不过三代”的魔咒,神秘地在自己的领域里开疆拓土大展宏图。

江湖风急浪大,很少人能善始善终,但郭鹤年却凭着超人的智慧游走于亚洲各国创下了他常做常有的千亿帝国。

在他身上有最出色的华商气概,既谦和低调,又异常有远见和胆大,总能紧紧把握住时代脉博,再加好运的加持,看准时代,倾情下注,他不赢,谁赢?

▲有胆有勇有谋有智慧,郭鹤年的近80年的生意经岂是三两句话可以概括总结的。

配图来源于网络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