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在缅甸:创业难,不难!

缅甸改革开放以后,仰光地价翻了好几倍,市区也出现越来越多高楼大厦。


 

朱晓山从马来西亚带了菠萝蜜、猫山王和黑刺榴梿等水果到这里试种。

小园主朱晓山:转行闯种植业,大马果树扎根

仰光郊外有一个果园,果园里有猫山王和黑刺品种的榴梿,还有菠萝蜜等果树。果园主人是来自马来西亚的朱晓山(63岁),他大约10年前买下这块土地,当时有个朋友以为他疯了,毕竟缅甸的气候环境跟马来西亚不一样,能不能结果都是个疑问。但四五年前这个朋友到果园参观,参观后立马改口说朱晓山做对了。

从前在马来西亚,朱晓山从事鱼丸、鱼滑等鱼制品生意,一开始做得还不错,只可惜1990年代中期陷入请不到工人的困境。「后来有个朋友跟我说缅甸很好,什么资源都有,而且有我要的原料,」于是他把马来西亚的生意结束掉,跟朋友一起过来这边投资。

很多事想做不能做

来到缅甸之后,他才发现原来很多事情不是想做就能做,身为外地人往往只能受当地人摆布。他叹气说:「当地有些文化不是我们外来的人可以理解的,例如我们不可以就讲不可以,可是他们这边基本上不喜欢拒绝人家,因为他们觉得不礼貌,但我们刚来时不知道。」后来他退出了这门生意,转做调味料、洗碗精等生意。

那时候缅甸的通讯设备还不发达,他只能一步一脚印到处开拓市场,几乎踏遍了缅甸三分之二的国土,比很多缅甸人还要熟悉缅甸。后来,他在仰光郊外买了现在这块地,除了设立小型调味料工厂之外,也试种菠萝蜜和猫山王、黑刺等品种的榴梿。

他说,在缅甸搞种植是一门很大的学问,因为这里湿度比较低,而且会有焚风,热浪一来怎么灌溉都没用。「但还好我是化工系毕业,还好我是蟑螂,」几年后小树开始长大,慢慢结成现在的果实。

总结这几年在缅甸的经验,他有句话也许能概括马来西亚人在缅甸经商的心得。这句话是这么说的:「在缅甸做生意难;在缅甸用缅甸人做生意更难;在缅甸用缅甸人赚缅甸人的钱难上难。」

今年是他在缅甸的第二十二年,问他是否想过回马来西亚重新开始,他反问:「我回马来西亚能够做什么?」

想当初之所以会来缅甸,他笑说是误上贼船;后来买下现在这块地,他也说是误上贼船。不过旋即他又正色道:「人生没办法规划,就随遇而安。」

刘丽银曾担任缅甸马来西亚人协会主席,多年来积极在缅甸做慈善。

缅甸马来西亚人协会前主席刘丽银:了解当地文化,发展路才顺坦

到缅甸谋生的马来西亚人,大多数都是男性,只有少数像刘丽银(43岁)这样的女性,勇敢只身到缅甸闯荡。

七八年前,当朋友问说要不要过来缅甸帮忙的时候,刘丽银其实连缅甸在哪里都不知道。后来第一次踏上缅甸的时候,「我觉得蛮兴奋的,因为感觉好像是马来西亚的80年代初,有一种很怀旧的感觉。」

刚来时仍纯朴

七八年前,缅甸各方面设施还很落后,她印象深刻的是那时候搭德士,有的车子要不是车底破了洞,不然就是车窗无法关上,遇到下雨天就只好在车里撑伞。「那时候的缅甸也没有什么高楼大厦,」不像现在高楼越起越多,而且有很多外资公司和舶来品涌入。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