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私立幼儿园再次陷入学费争议,招生计划临时「喊卡」

基于课室空间有限,本地私立幼儿园业者预料将缩减招生学额,以确保学生上课时维持人身距离。

报道/翁洁莹(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山16日讯)尽管已有行管令经验,本地各私立幼儿园在应对最新的停课指示仍遭遇重重困境,不仅再次陷入学费争议、招生计划临时「喊卡」,网课的成效也不如预期,无论是业者或家长都只能保持观望态度,相当为难。

柔佛州正实行有条件行管令,而随着教育部早前宣布全国学校停课至明年,同为教育机构的私立幼儿园也一并「喊停」。

根据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了解,虽然幼儿园业者设法「停课不停学」,但基于学龄前孩童的注意力较难集中,需要家长的陪同才能上网课,因此,是否能以线上教学取代实体课目前还是个问号。

业者反映,由于幼教学习讲求互动,停课期间,部分家长选择让孩子暂时停学,也衍生出学费回扣及是否该豁免学费的争议,令在7月好不容易复课的幼儿园业者再次陷入经营困难。

此外,每年年尾是许多幼儿园招生的时期,鉴于疫情反复,不仅令园方的招生工作停滞不前,也导致家长犹豫是否为孩子报读幼儿园。

也有业者透露,上述停课宣布令一些要求课后托管服务的在职父母措手不及,必须临时做出调整以安置子女。

张秀娥:私立幼儿园再陷入学费争议,面对二度冲击。

张秀娥:私立幼儿园再次陷入学费争议

柔佛州幼稚园教师公会主席张秀娥向记者透露,随着幼儿园停课,不少业者接获家长提出减免或退还学费的要求,使私立幼儿园再次陷入学费争议,相当于二度冲击。

她指出,幼儿园在今年7月复课后,学生上课率便有所影响,尤以3或4岁的小班学生停学的情况较显着。

「据我所知,乡区部分家长选择让孩子直接停学;至于城市的孩子,由于普遍来自双薪家庭,家长需要上班,因此退学的情况较轻微。」

她说,私立幼儿园的上课时间表有别于政府小学,一般上,园方会在12月份举办假期班、生活营和恳亲会,即使有假期也仅是短假。

然而,张秀娥说,随着幼儿园停课至明年,上述活动已临时「喊卡」,业者希望政府能让幼儿园提早复课,让5至6岁的较大班学生能够顺利毕业及衔接小一课程。

她指出,尽管幼儿园目前仍继续招生,但基于大部分家长处于观望状态,因此新学年的入学率难以估计。

「为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如果幼儿园空间无法扩充,就需要缩减学额,确保学生上课时维持人身距离;如果要扩充空间,就需要资金,那么就可能得调涨学费。」

她披露,虽然营运困难,但截至目前,本地幼儿园暂未掀起裁员潮,幼儿园教师大多与园方互相体谅,主动减薪或以其它方式熬过疫情的过渡期。

郑巧凤:停课影响幼儿园原定的招生计划。

郑巧凤:停课影响园方原定的招生计划

幼儿园业者郑巧凤(61岁)表示,每年年末都是各幼儿园招收新学年新生的时期,停课不仅影响园方原定的招生计划,相信也将影响家长报名及入学率。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