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的公积金不足以养老,孩子都成为“汉堡包孩子”,我们都准备好如何养老了吗?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在美世公司和特许金融分析师协会联合发布(联合发布者还包括蒙纳士大学商学院)的2020年第十二辑全球养老金指数年度报告中,马来西亚的养老金制度在亚洲排名第三位、全球排名第19位。该报告对全球39个国家的养老金制度进行了研究,覆盖全球约三分之二人口。

当我们还是以一个旁观者心态看着其他国家迈入老人国当儿所发生的种种老人问题时,却没有意识到“老龄化”已经悄悄降临,马来西亚在2020年已经搭上老人国列车,但我们是否做好准备迎接这趟列车?

大马人普遍认为,我们再穷也还有养老基金(公积金)撑着,可是以目前大家提取公积金应急、还债的举措,到年届退休之时还剩多少?再者,在通货膨胀之下,那仅存的公积金又“缩水”了多少倍?所以很多财务规划师都已经挑明了说“我们的公积金不足以养老!”

在钱不够用,少子化趋势下,当代的孩子都成为“汉堡包孩子”,一代养三代,自顾不暇,所以未来的养老规划已经不是一个选择题,而是一个必答题,必须自己负责以后的养老之路,以免老来无所依。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祖莱达较早前曾宣布,该部将与其辖下的一马房屋机构(PR1MA)合作,未来3年内打造数个“退休村”。

所谓的“退休村”,犹如升级版的安老院,让60岁以上的老年人,在他们自己社区范围的生活社区,拥有完善设施,让老人可以老有所居。

政府这项举措,象征了我国银发事业迈进一大步,反映了政府也意识到国家迈入老龄化之后所面对的挑战。尽管现在也有公立与私立的老人院、安老院,但前者是不尽完善,后者则无钱免问,因此为大部分的中产阶级打造一个可负担与舒适的退休村,是切合时代需求。

老龄化的发酵,除了是现代人少子化之外,迟婚与不婚主义都是催化因素之一,如果今天大家仍倾向于养儿防老,或三代同堂的想法,就真的要省思了。

无论现在是40岁、50岁或60岁的人,都会接班的迎接从老龄化进入超老国(2060年)的列车,我们都准备好如何养老了吗?知道养老需要什么本钱吗?

●马来西亚没养老保险,大马老人用自己的钱养老

新纪元大学乐龄服务及管理学院院长胡禄铭副教授,在英国牛津大学主修社会服务,专研老龄化社会政策和养老服务,先后成为英国、日本和马来西亚政府养老合作项目与政策顾问,所以他不仅了解大马的养老状态,更清楚其他国家比我国快了多少步。

他表示,传统的养老看法已经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形成而逐渐改变,先进国家的银发事业早在20年前已经在做准备,而大马已经步入老龄化社会却还没有开始,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人们是否也已经拥有了养老心态?

他提醒大家,变老是一个过程,所以养老事业必须有。因此他以与大马情况最相似的日本来作为他山之石,希望我国的银发事业也能向日本借镜。

大马人口结构,从完美金字塔变成梨形

曾经有处理大马与日本双方养老合作5年经验的他表示,通过双方的合作,他发现大马是缺乏专业养老事业规划。日本70年前的人口结构就是大马20年前的人口结构,是处于完美结构的年代,年轻人口多,代表生产力高,经济起飞,所以20年前的大马经济非常蓬勃。

“然而日本在20年前已经为银发事业做准备,但大马至今都未完全进入状态。如今日本人口结构是金字塔往上膨胀,老人增加,新生儿与少年越来越少,影响经济一直衰退,新的经济产业不断往外移。

“而大马人口结构现在也已经从完美金字塔变成梨形,也就是说原本处于金字塔底部的年轻人口,如今往上移动,成为老人,尤其是华裔人口更加少子化,却最长命。30年后的大马,老人与年轻人的比率将倒转,80岁的老人占多数。”

他坦言,以这种趋势发展下去,我国人口会越来越少,老人增加,婴孩减少,除非有奇迹出现,否则我国终究也会步日本的后尘。

因此,他建议我国可以根据日本的情况作调整,如日本在2000年推出长期照顾保险(LTCI),规定40岁以后的国民都要把一部分薪水用作缴付保费。也因为有了这项计划,造成日本银行事业蓬勃发展,根据长者所需要的照顾程度来照顾他们,让长者无后顾之忧。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