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马打工的中国网友:在回国的前几天我住进ICU,差点就醒不过来了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马来西亚总理穆希丁10日宣布,政府决定自5月12日至6月7日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行动管制令”以及相关管控措施,以应对新冠疫情蔓延的趋势。

穆希丁当天发表声明说,近期马来西亚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数平均在4000例以上,公共医疗体系的压力越来越大,但不少民众却不遵守防疫措施。这迫使政府决定采取更强有力的举措以避免情况进一步恶化。

当时我很绝望,我想我可能永远也见不到我的家人了...

这一切对阿坤来说就像一场梦,去年年底,阿坤和朋友到马来西亚打工,本来打算今年年底回国,谁知道,在快要回国的前几天,阿坤就感到喉咙痛,并伴着发烧,浑身剧痛。

阿坤立刻感到情况不妙,尽管他认为已经采取了一切可能的预防措施,但是阿坤还是不幸的感染上了新冠病毒,并且病情加剧,住进了ICU。

新冠第4期感染

属于高危传染

由于新冠病毒被检测到是新冠病毒,我一到医院后,便马上被隔离了,一个全副武装的护士把他带到了一个小房间里,随后便是检查血氧,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护士插了3针才抽到血,随后被查出属于第四期感染,高危传染。

护士立刻把我带到了ICU,一个人一个房间,当时我有点懵,没有觉得有那么严重,但是当我躺在床上时,就突然在那一瞬间,我感到呼吸不过来了,感觉突然缺氧了,我当时害怕极了,立刻喊来护士,护士立刻给我检测了,这时我的血氧90%,血压150左右。

就这样,我吸着氧气,打着点滴,一个人住在ICU,而护士每4个小时会进来一次,让我吃药,查看我的点滴,抽血化验。

呼吸困难

血氧不断下降

在进ICU的第二天,我的呼吸还不稳定,依靠8L的氧气、抗生素和抗病毒药物来击退新冠病毒。医生让我趴着休息。因为这样可以让肺张开。才会吸收多点氧气。

但是,一到下午我开始出现呼吸困难。我用尽全力大口的呼吸,始终有种喘不上气的感觉,那时我的血氧饱和度已下降到85%。

医生就帮我的氧气开到最大。医生说:如果明天你的血氧饱和度还在下降的话,就非常危险了,需要插管,那时候需要你处于昏迷的状态,从喉咙插一个管,然后用呼吸机来帮助肺呼吸。

进ICU的第三天

情况不好需要插管

在进ICU的第三天,我的还是觉得呼吸困难,感觉喉咙好像被堵住了,躺着呼吸都有些困难,虽然氧气面罩一直戴着,但是就感到吸不到氧气,医生非常严肃的说,因为你的肺部受到了病毒的感染,所以会一直觉得缺氧,下午2pm准备插管吧,在这之前,你可以跟你的家人视频通个话。

我知道医生的意思,可能是怕我插管后就醒不来了,想让我和家人最后见一面。于是那天上午,我跟在国内的父母说了我在马来西亚的情况,但是并没有说自己住进了ICU,一直跟他们说让他们不要担心,需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等痊愈后跟他们视频。

下午2点,我被安排插管,当我吸入昏迷剂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是后来我听我朋友说,在我插管的第二天,也就是我进入ICU的第四天,医生早上打给他说情况不太乐观。

虽然我在感染新冠前没有高血压,没糖尿病,也没有抽烟的习惯,但是由于新冠病毒太强,再加上肺部的细菌双感染,医生说,剩下的只能看他自己了,请做好心理准备。

可能是我当时的生存意识非常强,在我进入ICU的第五天,医生又打电话跟我朋友说我的情况开始有好转了。那时候,我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总感觉远远的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但是我一直感觉很累,眼睛怎么都睁不开。

进ICU的第六天

我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在我进入ICU的第六天,我的情况终于慢慢好转了,医生拔掉了管子。我的情况也开始出现了好转,在昏迷的那三天,我感觉睡了很久很久,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醒来之后,我的情况慢慢好转了,在进入ICU的第七天,我的血氧饱和度98%。医生把我的氧气降到5L,护士说我康复的很快,而在我隔壁房间的已经插管10天,到现在还没醒,情况一直没有好转,可能撑不下去了。

在进入ICU的第八天,我的病情比之前好很多了,医生把我转到了住院部在那留院观察,因为现在新冠病人每天还在增加,ICU病房要留给那些病情更加严重的人。

离开ICU后,我又在住院部住了8天,做了CT,肺部损伤30%,在ICU的这8天,我真的感觉像是在鬼门关附近走了一圈,差一点就一只脚就迈进去了,我在医院里如此努力地与新冠病毒作斗争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一生从未战胜过任何事情。现在,作为一个COVID幸存者,我赢得了只要活着就会永远珍惜的东西——我的生命。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