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下辈子,别做我妈了!」中学生发完信息跳河身亡

2月26日上午,21岁的高三复读生魏天桦(化名)给母亲发短信说,

我真的想好好学,考个好大学,希望这个愿望,下辈子可以实现吧,我爱你,下辈子,别做我妈了,太累了。

母亲随即回复说,你永远是我的好儿子,你是妈妈的支柱,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支持你。

过了几分钟,母亲又发短信说:

「妈妈因你考到外高而荣幸,我希望你这次也争取轰动一哈周边的几个学生,老师说了,你学习如果用心了,没问题,你是聪明的娃娃。」

然而短信发出一分钟后,母亲就接到了儿子手机打来的电话,派出所民警通知她去一趟,监控录像显示,魏天桦把手机和书包放到七里河黄河大桥上后,纵身一跃头朝下扎进了黄河。

魏天桦是家中独子,第一年读高三时父母离婚,他跟母亲一起生活。面对这起悲剧,相信妈妈是世界上最难过的人。

她一定是为了儿子付出了很多很多,儿子才会在最后的遗言中,说出很幸运遇到这样的妈妈,说出您的恩情,来世再报这样的话。

她也一定非常爱儿子,才会在感受到儿子有异样情绪之后,回复你永远是我的好儿子这样的话。

但是,一对彼此牵挂,彼此深爱的母子,却终究天人永隔。

回过头来梳理这段对话,就会发现问题不是出在爱孩子或不爱孩子上,而是出在了彼此沟通的频道上。

孩子的话里,句句都是向母亲求救,他希望母亲能够听出他的压力、他的疲惫、他的脆弱和他的无助。

而母亲的话,却在希望他上进、鞭策他成功……这些话,成了压垮他最后的一根稻草。

当妈妈把自己的理想和孩子的未来绑在一起,不容得孩子自己选择、不容得出错、不可以辜负母有时,指向一定是悲伤的未来,因为压抑会吃掉孩子。

然而,跳河男孩妈妈的错误句式,在生活中并不少见。

妈妈说,儿子就是她的「支柱」,因为儿子考到外高而「荣幸」。我们没法揣测这是否与她和丈夫的离婚有关系,比如类似生出这样的想法:我就是要争口气,离了你,我一个人也可以把儿子栽培成才。过得更好,是对前任最好的报复。在妈妈这里,过得更好的衡量标准很可能被全部定格在儿子够不够「争气」。

一个人对一件事过于执着,好处是会不辞劳苦全力付出,但也很可能造成价值观和目标单一。在妈妈眼里再也看不到其他可能性,而这种压力不但逼迫着自己,也同样会让儿子感到压迫感。

就像前阵子轰动全国的北大学霸弑母案中的男生吴谢宇,虽然杀母动机没有最后确证,但从目前透露出来的信息看,大多倾向于和他母亲的教养方式有关,谢妈妈对儿子的期待很高,采用的教养方式和评价标准比较单一,母亲个人都是极度自律的人,造成身边人尤其是孩子生活在很大的压力中。

从跳河男生母子最后的沟通来看,母亲一直都坚持「鼓励」和「支持」。母亲常用的鼓励办法是把自己的「利益」绑在一起,「你是妈妈的支柱」,「妈妈为你而感到荣幸」,所有的这些,都是站在母亲的角度,孩子的感受完全被忽视了。

但是她也许不知道,不恰当的鼓励,很可能是压倒孩子的最后一根稻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