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祖丁:国盟的真正威胁



横眉冷眼

国民联盟是由一群乌合之众在仓促和权宜之下组成的联盟,这个联盟极其脆弱。举行一日国会的决定是其脆弱的最终证明。尽管他们以诱人的高职来奖励国会议员,无论他们是否符合资格,但他们仍然担心不信任动议。在本专栏中,我要列出国盟政府面对的实际威胁,这些威胁可能最早会在7月复会时显现出来。除非那时出现另一波「冠病危机」,然后又再次召开1小时会议。连续两次通常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国盟政府的第一个真正威胁并非来自该联盟本身,而是来自希盟。如果,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如果」,领导层问题可以获得解决,那么希盟和土团党派系将会合作,这将给国盟政府带来灾难。希盟可以发动的最严重或可靠的攻击的唯一方法是,让马哈迪来领导并选择安华当其副手。但安华会再次信任这名老人家吗?当然不会,但还有什么选择?问题是马哈迪放弃交棒对安华来说已成定局。敦马显然想在布城首相署终老,这个他所打造的建筑物和城市。敦马仍然像马来显要组织G25一样对土团党和马来精英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公民社会领袖可能不喜欢他和他个人的权力的游戏,但他们不会忍受国盟放过那些被控贪污的人,并允许他们再次盲目地掠夺国家资产。安华会不计前嫌,还是会遵循「我死前都要担任首相,因为我等了20年」的虚荣心?如果他说好吧,我放弃成为首相,那么国盟就会有很大的麻烦。

国盟的第二个真正威胁是非马来人国会议员。目前,他们已经委任了一些人进入内阁。由于比例悬殊,如果这些非马来国会议员离开联盟并加入希盟,那么国盟就会倒台。但是要做到这点,必须符合两件事。首先,所有非马来公民必须大力推动并向诸如马华、国大党和其他政党等发出明确信息,即与通过忠诚、职位和金钱来定义道德的全马来人政府合作的行为,将会让这些政党灭亡。诸如马华等政党不应该因为在丹绒比艾补选的压倒性胜利而变得自大。丹绒比艾补选只是反映了人民向土团党发出了明确的愤怒信息,即针对敦马1990年代的马来人主导议程以及第三国家汽车政策。如果大马人能够一面倒地倾向这些非马来种族政党,那么这些国会议员将别无选择,只能放弃致富的个人利益并埋葬自己的政党前途。他们现在可以开始挖掘自己的坟墓了。其次,希盟必须吸引这些非马来国会议员,因为他们现在所获得的职位是符合恢复人民委托所需要的。

国盟的第三个威胁是希盟现在可以提出他们的影子内阁并清楚显示当中有更多的马来人,那么它可能会改变游戏规则。但是像敦马和安华这样的老政客永远不会有他们的影子内阁,因为他们需要灵活地以职位来奖励他们的追随者。我认为此事不会发生,但是如果希盟由新和年轻领袖领导下则有可能。现在,这也伴随着第四个威胁。

第四个威胁是很有趣的。这将让大马人真正看到一个新的且更光明的未来,而不是敦马的超级宏愿或安华的伊斯兰化议程。如果拉菲兹可以在第15届大选时重披战袍争夺首相职位,并让卡立沙末或再里尔成为其副手,这将激发年轻人的想象力,而希盟可能轻松赢得大选。但像安华和敦马或慕克力这些老将会不会让此事发生?那是不可能的!但一旦发生,这将会是最让人兴奋的事情。

第五个威胁也很让人兴奋,本来应该早就如此了,但可能不容易……尽管可行。像G25等马来组织必须当两大重要实体的先锋。第一个实体很容易,就是建立一个真正的马来文明话语研究中心,它将拥有一群聪明、年轻的马来学者,他们必须拥有真正的大马精神。他们不是伊斯兰改革主义者,不是巫统前党员,也不是土权或大马穆斯林阵线的代理人。这些马来知识分子必须撰写、谈论和制作视频来讲述马来人如何在22世纪迈向世界,并抛开他们的「马来人懒惰、受到威胁、和骄傲」的思想,第二个实体是在大马政坛中成立第三势力。G25可以在公民社会组织的协助下,选出100位国会候选人和200位州议会候选人。我认为大马人已经准备好出钱出力来实现他们的希望,以重新夺回大马人的大马愿景。在取得三分之一的国会和州议会席位的情况下,人民,而不是政党或虚荣的政客,将得以控制我们的未来。

上述威胁都是我认为对国盟而言非常真实的威胁。为了避开这些威胁,国盟必须重新考虑其奖励不合格的国会议员的策略,并起用真正的专业人员,以及落实60对40的多元种族政府比例。通过承认统考来震撼对手。通过委任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校长来给对手致命一击。为独中提供大笔拨款,并为100所私立大学提供20%的财务援助。通过这些简单的决定,国盟将无需担心未来3年会有被袭击的机会。

当然,国盟可以在赢得第15届大选之后改变这一切。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作者 : 达祖丁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5-24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