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患者治愈后,收到781万令吉账单

(华盛顿9日综合电)新冠肺炎是个难以预料的疾病,因为有些病患症状轻微、甚至无症状,但也有些病患因器官、心血管系统,及免疫系统所承受的折磨而病故。像马扎拉(Salvatore Mazzara)这类长期病危的患者,总共住院44天(包括待在加护病房23天)才出院。

保险公司收到治疗马扎拉的帐单总金额约为188万1500美元(约781.38万令吉),但保险业者认为,其中约86万7000美元(约360万令吉)有争议。减去保险公司商定的价格折扣额后,目前的账单仍有17万8200美元(约74万令吉)。这不是最终的金额,可能还会有变。马扎拉一家要负担多少钱,于他们的保险给付。


华尔街日报(WSJ)记者采访马扎拉本人与其妻儿,以及西奈山医院的医生与工作人员,带读者一探马扎拉住院治疗的情况。全美各地的医院都谢绝访客,以免新冠病毒蔓延。在独自踏入医院前,马扎拉对他太太说,你很快就会见到我。马扎拉太太很害怕,她暗忖:「我还见得到他吗?」他最终活了下来,但住院时间长达6周。





当马扎拉进到急诊间,医生马上诊断出他感染新冠肺炎。现年48岁的他,肺脏、心脏和肾脏正在快速衰竭。为了维系他的生命,医生尝试了实验性药物与测试其他治疗方式。

起初,医生很快给他开了抗疟疾药物羟氯?(HCQ)。西奈山伊坎医学院传染疾病部门主管阿伯格说,该医院最后在4月24日停药,因为研究显示HCQ药效甚微,且食品药物管理局(FDA)警告,有报告显示HCQ会对新冠患者带来严重的心律问题。FDA在6月中旬撤销了3月底时对HCQ的紧急授权。

马扎拉在4月7日晚间按下紧急按键,警示他的症状危急,医生火速赶到他的床畔。见到眼前这个血氧浓度极低的病患,情况虽危急却又能说话,医生备感困惑,因为出现这种症况的病患通常会意识模糊,且因过于痛苦而无法说话。

医生为马扎拉戴上呼吸器并使用大量镇定剂,然后送进加护病房(ICU)以加强照顾。使用大量镇定剂,虽能让患者免除在喉咙插管时的不适,但也对他们带来谵妄、昏迷等神经系统的并发症。

马扎拉进加护病房的第一天,医生就开了新的处方笺:瑞德西韦。医生让马扎拉参与这个药物的研究计划。但在加护病房第三天,马扎拉的肾脏开始衰竭,这是甚少人知的新冠肺炎并发症。这种肾脏功能 使马扎拉难以继续使用瑞德西韦;因而被迫退出这项研究计划。

在进到加护病房的头10天,医生用药物治疗马扎拉的肾脏 ,并用侧卧或俯卧的方式来帮助他的肺。此时他仍需使用大量镇定剂。在没有洗肾的情况下,他肾脏的情况慢慢好转;他的肺部也逐渐改善,但他仍需呼吸器来帮助呼吸。

后来他的心跳突然停了。心跳停止虽然短暂,但他心脏的肌肉却开始颤动,也就是心房颤动。重症加护医生说,病危的患者通常心脏会出问题,这是对压力的一种反应。

医生用电击去颤。马扎拉先是戴上呼吸器,但为了避免长期使用呼吸器所带来的健康风险,后来医生又改用气切的方式,直接从他喉咙开的孔洞输入氧气。于是,马扎拉就可施打较少的镇定剂,也拿下了呼吸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