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友的心声:有人质疑我为何去“低处”,但我想说马来西亚给我很多惊喜,“可爱”不止这4点

位于槟城的峇峇娘惹博物馆,前身是地方侨领的府邸,其中西合璧的设计风格鲜明反映了当时富裕阶层的生活方式

此外,马来西亚的许多街头充满了创意涂鸦和雕塑,极具艺术氛围。作为中国人,我对亚洲国家的印象一直是注重公序礼仪,很少会发现城市里有被 “乱涂乱画” 的地方。但在这里,混乱和无序的涂鸦与雕塑相互组合且自成体系,形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线。

各地的涂鸦与雕塑艺术

还有一个有趣的点——很多人以为,马来人因为宗教信仰,女性可能都穿长袍、戴头巾,没什么 “穿衣自由”。其实并非如此,我的当地朋友 Anne(化名)是马来人和华人的混血儿,我就从没见过她那样打扮。她喜欢穿一件抹胸,然后配上长飘飘的半裙。她的印度裔小伙伴更骄傲表示,自己最爱穿成 sexy 的风格,秀出身材最棒的地方。这个姑娘其实不算是传统意义上身材窈窕的人,但当她笑着说出这句话时,我觉得她整个人散发着外放而自信的女性魅力。

在这个被外界认为保守且传统的国家,我意外看到了其活泼甚至反叛的特质,这让我很感动。

别具一格的华人文化圈

在马来西亚,即使不讲英文,仅用中文也能很体面地生活。华人是这里极具影响力的少数族群,且聚居在较为发达的城市。大马华人基本都会中文,有些还说广东话和福建话。

最难能可贵的是,与很多国家和地区一贯排斥中国大陆的态度相反,这里的大多数华人对中国人都十分亲近友善。从我个人经历来讲,和大马华人相处,甚至比和一些港台同胞交往还要容易得多,这让我非常惊讶(也非常唏嘘)。我在这边关系最好的同事,几乎都是华人,他们会耐心帮我解答生活上的问题,还热情地带我去各地观光。

很多去过马来西亚的国人都会玩笑说:大马华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他们至今仍留存着许多中国人已不太保持的文化传统,比如,在家里摆着供奉神灵的牌位,平日常穿类似于旗袍或唐装的衣服,许多大马华人对中华古文化的了解比中国人还要深刻,同时也热衷于集资修建各种中式庙宇和宫殿......这边庆祝春节,也比中国热闹多了,你能在街上看到舞狮,常常听到鞭炮声,而且当地华人过年往往是几代同堂(他们没经历过类似计划生育的政策,家族成员非常多),热热闹闹地吃团圆饭,相互拜年祝福。

天后宫——由雪隆海南会馆筹建,是吉隆坡的标志性华人庙宇

这边的华人文化也有其特色之处,最鲜明的例子就是前文提到的峇峇娘惹文化。在马来西亚有不止一处峇峇娘惹的故居博物馆,我被其中的装修和展品深深震撼了。我没想到,这样五花八门的艺术元素可以如此和谐地搭配在一起,且独具匠心。

我也参观过当地的其他博物馆,但总觉得很无聊,我甚至和本地朋友嘲笑过,马来西亚似乎没什么精彩或厚重的历史(我的朋友也同意,因为如果不是我提议,她都没想过要游览自己国家的历史博物馆)。但峇峇娘惹博物馆让我改变了这种偏见,我还明白了大马华人作为少数族群,为什么有着强烈的民族骄傲与身份认同。

亲近自然、重视灵修的生活观

众所周知,亚洲人在世界上有着 “勤劳刻苦,渴望成功” 的名声,但这种刻板印象并不适用于马来西亚人。这个国家的生活节奏很慢,除了少数华人和印度人比较崇尚奋斗,大部分国民都没有太强的事业心,而更看重日常的小确幸。

生活在此处的人(无论来自本地或是国外)都很喜欢去森林徒步,或者去海边游泳。作为一个热带国家,马来西亚全年无四季之分,几乎每天都是夏日,所有人都恣意享受着大自然所馈赠的旖旎风光。

我之前提到的朋友 Anne 几乎每个月都去不同的岛屿或海滩度假,她从小就喜欢水,且天生就会水——在她几岁大时,就经常趁父母不注意,漂在水里玩儿,而那时她连游泳都没学过。我另一个来自南美的朋友更大胆分享过,自己人生中最疯狂的经历之一,就是和男朋友在荒无人烟的森林里爬树,然后 “坦诚相见,为爱鼓掌”。她觉得,这是与大自然共连的一种方式。

后来,我每次在马来西亚看见这种大树,脑子顿时会很有画面感

素食主义在马来西亚也很普遍。这边的餐厅基本都有素食的选项,很多人不希望因食用肉类而造成杀生。Anne 还是一家环保组织的志愿者,她热爱动物,也喜欢花花草草,经常在社交媒体帮自己的组织推广,希望更多人加入到保护生态的行列。

这里的很多人还非常注重灵修,我对此并不意外。中国古人常用 “吸取天地之精华” 来形容类似灵修的行为,而马来西亚本身就是多宗教国家,同时对自然环境有很强的依托。在这里,人人都很讲究 “修身养气”。

我也是在这个国家,第一次尝试了冥想。

其实,冥想在中国也流行已久,但我从未真正接触过。后来,我在马来西亚参与公司团建,活动中有一个环节——在场的所有人闭目,通过一位教练的指引,慢慢调整呼吸,让思想渐渐放空。

当时,我们仅花了几分钟时间,我很确信自己远没到所谓 “正念” 的状态,但这短短几分钟已经足够让我 “耳目一新” 了。

在这几分钟里,我被要求专注于脑中黑暗的 “混沌”,放慢精神游荡的速度。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意识——人的意识似乎是一条动态的、曲折的 “线”。这条线正在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轻柔。

在这几分钟前,我记忆里自己大部分的生活状态都非常紧持。虽然我不算勤奋,但也不敢太过懒散,会时不时努力一把,可那些努力往往是受外部环境牵引,并非出于自愿。每次有松懈感时,虽然享受过几刻不自律的快乐,但事后又马上会陷入后悔和焦虑。我很怕自己 “跑得慢了”,受不了过于悠闲的节奏。

不过,当我的目光重新返回现实世界,我完全没有 “跑得太慢” 的负罪感。相反,我觉得一部分自己好像获得了 “新生”。

我并不信仰任何宗教,也对市面上大部分的灵修类活动抱有怀疑。但自从有了这几分钟的体验,我时常告诉自己可以 “跑慢一点”。另外,我也开始思考:“灵” 到底是什么?

马来西亚带给了我很多惊喜,我没预料到,在这里能看见如此丰富的文化、艺术、风俗、民族、宗教以及生活方式。

我记得,许多人在得知我即将去马来西亚时,反应都很困惑——为什么要去那儿?那儿有什么好?他们认为马来西亚还没中国发展好,所谓人往高处走,怎么我反而要去 “低处”。

我听到最多的话是——“国内有什么不好,就这么不想留在国内?”

我自己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我总想往外跑,后来才渐渐有了答案——我热衷于去各地旅居,结识更多和自己背景不同、观念各异的人。在我们相互交往与学习的过程中,我的内心世界在慢慢扩大。在国内,虽然也有很多开心的时候,但我总能感知到自己的行为受制于集体大众的裹挟,身边人的思想大多趋同,我常常因为 “不能掉队” 而不安与无奈。

我渴望变化,渴望新知;我渴望三观被砸得粉碎,再重新拼接;我渴望做梦,寻找人生中更多的可能性。

我还是很幸运的,在远行的旅程中,我触摸到了这些渴望。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