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法人员「骚扰」不断,餐饮业者叫苦连天

(吉隆坡28日讯)政府宣布开放大部分经济领域后,餐饮业者为保住员工生计试着营业,不料却面临执法人员骚扰,以及政府朝令夕改,令餐饮业者叫苦连天!

一些酒楼餐厅守法营业至晚上10时,但执法人员却在店门口守候,顾客10时01分还留在店内,业者就被官员上门严厉执法。

马来西亚雪隆姑苏慎忠行餐饮业公会今日通过马华公共服务及投诉部主任拿督斯里张天赐召开记者会,呼吁政府关注餐饮业者面临的困境,出席者包括会长拿督林德来博士、署理会长何志强、副会长施文康及彭祺锦。


林德来指出,酒楼餐厅的租金本就昂贵,更别说电油火及员工薪资等营业成本,若没有生意如何继续经营下去?

「虽然政府宣布餐饮业者可以开放营业,但现在营业到晚上,用真枪来射都射不到人!好不容易有了客人,但执法人员不到晚上10时就来(骚扰)了,说要‘什么什么’,这个也不用再谈了。」

张天赐和该部法律顾问拿督汤木也代表餐饮业者向政府喊话,指他们并非要挑战执法人员的工作,只是目前新冠肺炎疫情已影响该行业,许多业者皆不愿意营业,营业也是为了让员工有工开有薪水领。

「我们是很赞扬政府所做的一切,但是很多滥权,现在生意难做,大家也尽量不裁员,给伙计有薪水维持生活,但是(继续)这样下去,搞到最后是什么?」,汤木如是指出。

也是隆盛集团董事经理的施文康指出,该会将于下周提交一份提议报告给卫生部,以和该部洽谈,如何让餐饮业者在符合标准作业程序下,全面恢复正常营业。

餐饮业者:

不是每份工都可Zoom

「不是每份工作都可以Zoom(在线开会)的,我要试菜、确保食物质量,怎样Zoom(在线开会)?」

施文康请求,政府部长及官员能统一发布对外消息,以免朝令夕改,让业者「急剎车」。

他以政府早前说可以让雇主替员工申请跨州工作为例,当餐饮业者安排好让员工跨州回公司上班,政府又宣布连工作因素也不能跨州。

「员工问我到底可不可以跨州,我也说不知道。」

施文康说,目前许多业者已裁掉外籍员工,只保留本地员工,但就算没有营业或生意欠佳,这些员工多数属于高级服务业,薪资都在4000令吉以上,无法申请政府的补助金。

他估计,全马约有25%的餐饮业者,选择结业或暂时休业,许多员工也了解老板们的压力,自愿提出减薪或拿无薪假。

他指出,有些酒楼餐厅的场地大至5方呎至10方呎,希望政府允许业者在做足防范措施及维持社交距离下,恢复婚宴及聚会。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