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各种理由预支薪金,孕妇生产后陪月嫂却来不了?

(吉隆坡27日讯/独家报导)陪月嫂向孕妇收订金后,再以各种理由向孕妇预支薪金,不料在孕妇生产后,陪月嫂却以「生病」为由要求延迟两周开工,让受害者生产后临时无人陪月,深感心力憔悴!

读者向《中国报》爆料说,更令人生气的是,受害孕妇把遭遇上载至面子书群组后,多名妈咪也揭发自己曾遭受同样经历,即被同一名陪月嫂要求先支付订金、之后以各种理由借钱或预支薪水,结果接近临盆前或后,被这名陪月嫂以「生病」为由耍单,手法如出一辙。


据悉这名林姓陪月嫂来自柔佛州,除了有「收了订金、借钱后却不来陪月」的坏记录,甚至以家人刚动手术需要资金等诸多理由,迟迟不肯退还订金和预支的薪水。



林姓陪月嫂被指收取顾客的订金后,却以生病为由不来陪月。

有网民也揭发,这名林姓陪月嫂,接了今年11月生产的两名孕妇的陪月订单,且这两名孕妇分别住在西马半岛和东马沙巴,让人质疑陪月嫂如何能在同一个月内,分身跨过南中国海陪月。

一名住在新加坡的孕妇也表明支付了这名陪月嫂年底陪月的订金,且对方表明自己已经身在新加坡,不会受到隔离措施的影响。但事实上,以这名林姓陪月嫂在9月、11月陪月的订单看来,她人在马来西亚,根本不在新加坡。

根据了解,受害者是因为之前问了几个陪月嫂的档期都满了,才会在本地一位著名陪月嫂的介绍下,心急的预订这位林姓陪月嫂的服务,甚至在匆忙下给了订金。

「但是,没想到给订金时已经受骗!她注明订金是1500令吉,不过因为这名产妇要坐月子42天所以必须加750令吉,共2250令吉。」

不料过了3天,林姓陪月嫂又以需要网购,但又不方便去银行为由,要求受害者转账750令吉,即总共3000令吉。



林姓陪月嫂列出条件苛刻的「电子合同」。

多次借钱 受害者感担忧


读者指出,由于林姓陪月嫂在管制令期间多次向受害者借钱,已令受害者感到担忧,结果最后令她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即在她生产3个小时后,陪月嫂才以生病为由,要求受害人另外找人照顾两周!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