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保一家五口失去经济支柱,单身妈妈连每日3令吉的收入也没了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马来西亚的疫情没见好转,疫情也令部分马来西亚民众生计受到影响。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全马约有二成中等收入家庭因疫情影响下降为低收入家庭。

过著平静生活的小康之家,因一家之主突然患上脑肿瘤及脑积水,手术后病情恶化而离世,以致家计顿失,举家生活陷困。

居住在怡保红坭山新村的梁丽珍(45岁,家庭主妇)与丈夫陈信佟育有3名孩子,原本一家五口的生活在丈夫工作维持下,还算是过得去。

无奈,丈夫却突然患上脑肿瘤及脑积水,今年6月杪在怡保苏丹后端姑拜浓医院动手术后,病情不但没有好转,反而还逐步恶化,直至7月4日晚间不敌病魔的召唤,撒手人寰。

梁丽珍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指出,丈夫生前是食品公司的货车司机助理,每周有4至5天都必须送货至东海岸一带,收入不算优厚,但勉强足够应付一家大小的开销。

“他周一至周四都在登嘉楼及彭亨,有时也会到吉打送货,他的薪金再加佣金,每月收入大约是2000令吉,这刚好应对日常生活开销。”

她指其丈夫任职货车司机助理已有2年多,算是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原本期盼在长子陈凯延(23岁)大学毕业后,多一份收入,一家的生活可较为容易,不料丈夫的突然病故,却打乱了家人的计划。

梁丽珍的住家没有吊扇,仅靠桌式风扇散热。

今年6月全国实施全面封锁行管令期间,梁丽珍一家的生活已开始面对经济拮据,并曾向娘家借钱过活,也有向非政府组织索取食物篮,解燃眉之急。

“我们每天3餐都非常简单,早餐冲泡饮料及吃面包或饼干,午餐就去买面食吃,到了晚上煮两道菜,就解决一餐。”

她也说,其丈夫在年轻时曾做过不同行业的工作,惟收入并不高,没有积蓄,直到3年前儿子入读大学后,丈夫才找到货车司机助理的公司。

此外,其长子如今就读大学最后一个学期,刚在8月被槟城一间半导体公司录取当实习生,每月约有1500令吉的津贴,但只足够自己的开销。

至于次女美仪(20岁)在中五毕业后就踏入社会工作,但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已在去年失业,目前仍在待业中,幼女美欣(17岁)则还在就读中四。

住家屋顶损坏 被逼借钱维修

丈夫去世不久后,梁丽珍一家居住已有半世纪之久的板屋,屋顶锌板也因流浪猫的长期踩踏而严重破损,逼不得已向亲人借钱维修。

梁丽珍表示,目前所住在板屋是丈夫的祖屋,四面都是木板搭建,没有半块砖块,从屋前客厅直到屋后,抬头直见横跨的木梁,屋顶则是新旧参半的锌板,以及沿著木梁而延伸的电线。

同时,住家内也没有吊扇及天花板,天气炎热时都是靠桌式风扇散热,下雨天时则担心屋顶漏水或锌板被大风刮走,每天总是提心吊胆过日子。

“原本在丈夫逝世的这段期间,是要注意一些禁忌,包括不可装修屋子,但锌板屋顶被流浪猫踏破,不得不修,否则下雨时雨水会触及电线,届时后果不堪设想。”

锌板屋顶被流浪猫踏破后,梁丽珍被逼向亲人借钱维修。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