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佣们最近有点“飘了”,经常威胁雇主:随时换掉你~

小马知道 2021/07/05 檢舉 我要評論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一名雇主刘女士(36岁,自雇人士)投诉,指家中一名为她工作近两年半的缅甸籍女佣,最近仗着本地市场闹“女佣荒”,频频威胁要求找新雇主。

雇主申诉,女佣仗着疫情市场大缺人,三不五时威胁要跳槽换雇主,态度嚣张跋扈。请新女佣费用需8000元(约2.4万令吉),雇主骑虎难下。

一名雇主刘女士(36岁,自雇人士)日前拨电《新明日报》24小时热线通报,指家中一名为她工作近两年半的缅甸籍女佣,最近仗着本地市场闹“女佣荒”,频频威胁要求找新雇主。

“她应该知道疫情期间外面很多人要请女佣,可是各国女佣都很难入境我国,本地一‘佣’难求,每当她做得不好我念她几句时,她就会不高兴,说自己可以随时跳槽换雇主。”

她表示,近期她和女佣谈及上工作的疏失时,女佣的态度愈加嚣张,甚至在双方谈话期间,翘起二郎腿,抬起脚放在椅子上,让她倍感不受尊重。

“她最近工作时间在家染头发,也没事前告知我,完全不把我放在眼里。我也曾经和中介谈她的工作态度懒散,请中介帮忙协调,仍无法解决问题。”

她透露,由于自己每天外出工作,因此需聘请女佣照料一对儿女的生活起居,以及打理家务。她也透露,该女佣在去年底约满后续约,如今还剩下1年半的合约,送走女佣不仅花钱,还会造成诸多不便,再加上疫情期间若要请新女佣,费用相较过去高出一倍,让她骑虎难下。 

“现在请女佣,雇主需负担一半的隔离费用,机票也很贵,费用至少要8000元。这比以前请个女佣4000元(1万2400令吉)的费用,整整贵了一倍。”

她表示,希望借由分享自身经历,提醒其他雇主或要在这段非常时期请女佣的公众。她也呼吁女佣中介遇到类似问题时,应劝导女佣体恤雇主,而非怂恿对方换新雇主。

“如果她真的要走,我还是会让她走,但我觉得女佣不应该动不动就吵着要换雇主。若我们不同意给她换雇主,可以直接买机票送她回家乡,她们可能会失去工作。

女佣煲电话粥到凌晨

刘女士也绘述,女佣初来乍到时态度友善,工作勤恳,直到半年后交了新男友,天天与男友在半夜视讯聊天,导致隔天工作精神涣散,还多次睡过头。

“她刚来就谈恋爱,半年前分手还向我哭诉,怎料最近又交了一个新男友。我女儿最近常无意间发现,她在半夜煲电话粥,有时到清晨五六点才睡觉,结果早上睡过头,无法在我孩子上学前准备早餐,工作时也一直打哈欠。”

她也说:“她每天和男友聊天,聊爆网路数据,一个月花了50元(约155令吉)买20GB的数据都不够用。”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