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理发店业者:还要缴付每张30令吉“椅子费”,“只开1小时也甘愿”~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据小马所知,国内8大理发和美发协会已联署向政府提出要求,恢复理发业经营,以协助数以千计陷在“水深火热”的同业,度过艰苦关头。

国内理发和美发业在去年3月行管令和刚落实的MCO 2.0,两次皆成为重灾区,禁止开业经营,导致业者“零收入”,面对财务压力,有些甚至被逼举债过日。

虽许多行业获允在实行行管令2.0期间营业,惟理发店至今仍不能开店营业,业者除了需要供车屋贷款之外,还要应付店租薪金等支出,如今他们只能翘首以盼,希望政府尽快亮绿灯,允准复业。

经营My Hair Saloon的郑小姐接受访问时表示,她不仅要供车屋贷款,还要应付店租薪金等开销,负担很大,如今只能盼望政府尽快开放理发业领域,好让她可开店营业,应付开销。

她说,自从去年3月实行行管令后,理发业已足足挨了一年,如今政府虽然开放许多经济领域,惟理发业除外,令她感到非常失望。

郑小姐说,去年理发业获允在有条件的情况下营业后,她一直有严格遵守有关当局开出的标准作业程序营业,包括为顾客准备一次性理发用品及防疫工具等,配合防疫。

她说,理发业业者还要向市议会缴付每张30令吉的“椅子费”,去年业者还可每4个月定期还一次,不过从今年开始,市议会却规定业者须一次过还清一年“椅子费”,加重了不少负担。

“我们还有什么办法?就只有等待政府尽快开放理发业,让我们可早日复业做生意,我们有很多开销需要应付。”

“只开1小时也甘愿”

在理发业从事长达12年,靓靓理发美容店业者黄智祥表示,他希望政府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尽快让业者恢复营业,因至少可让他们赚取一些收入。

“就像之前行管令期间,我们理发业被规定必须在1小时内为顾客提供理发服务,就算是这样我也甘愿,因为至少有收入。”

他说,政府已开放多个经济领域,却仍禁止理发业营业,对理发业者而言相当不公平,因为理发业业者在行管令期间也需要应付如工人薪金及店租等开销。

小马唠叨:理发算是“高风险”工作,因为和顾客的距离很近,对政府实施的禁令感到无奈,心理很矛盾,如果开店操心安全,不开店面对财务困难。不过,在农历新年前应允许业者营业,至少可度过经济难关,至于安全问题,业者肯定会做足防疫措施。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