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芳龙:谢谢敦马,让我们认清了政治众生相

时光回到二年多以前的第14届全国大选前夕,敦马打着反前朝贪腐政权的旗帜宣布,如果希盟能在选举中胜出,他老人家将在2年内交棒安华。当时,这是全体希盟粉丝的共识,全国人民也就把头埋进沙堆,捂着耳朵遮掩着眼,姑且再相信一次这位老先生,希望先改朝换代再说!

一开始,天从人愿,希盟大胜。执政61年的国阵土崩瓦解,一夕之间,强权灰飞烟灭,惨败的国阵犹如树倒猢狲散,几无复辟可能,那时能教希盟跨台的,只有希盟自己。

果不其然,貎合神离的希盟,在敦马和阿兹敏两大导演的合作下,用2年时光主导了一场让支持者最担心最不想看到的「不流血政变」,希盟成了「最短命的执政党」。

这场「不流血政变」,有人赢了面子、输了里子,这人是安华;他至少在这场丑陋的官场斗争中,没有表现得饥不择食,勉强为政治人物留下一丝尊严。

有人赢了里子、输了面子,这人是阿兹敏,转个身当上了「高级部长」;但他的夺权手法,教人看了不寒而栗,教人看透了政客们如何为自身权力而不择手段!也替大马人书写了政客的反面教材,为「政客」的定义做了新的诠释!

有人面子里子全输,这人是敦马;他机关算尽却栽了大跟头,想利用阿兹敏不成反遭窝里反,被咬了一口后晚节不保地输掉了诚信和权位。

有人面子里子全赢,这人是慕尤丁;在「政变」中,看得出来他不是主要操刀手,一开始并未主动争取,但却阴差阳错的当上首相,活该有当首相的命!

先说在这场政治闹剧中的「最大输家」敦马,他应该后悔自己在交棒的课题上,因言而无信所面对的下场,如果他信守承诺传位安华,那么今天他会风光退位,成为全民爱戴的「前首相」;后人会说:「当时他是真的为了全民福祉而推翻腐败政权」,得以名留青史。可惜他执政初期,传位安华的立场就摇摆不定,反反复复的把一手好牌打到烂,以致狼狈下台,成了政坛笑话,殊无可惜!

敦马丢了大位,失了信誉、尊严和诚信;他家儿子慕克力也丢了吉打州务大臣一职。更让老人家忧心的是,家族成员是否还有其他把柄落入他人之手,而被秋后算账?还有,他想清算的纳吉伉俪和「大富豪」刘特佐,都将高枕无忧。而跟随身边打天下的希盟成员党也一起受累,面子里子全丢,两年下来教老百姓看透了:「原来希盟阁员也不过尔尔,多数是草包」!

如果时光能倒流,敦马在阁员官位的安排上,应该会选择选贤与能,而不是政党分赃。执政一开始就应当坚持交棒安华,而不是和阿兹敏暗通款曲,以致剧情发展未按脚本演出。当然,他更不会处心积虑的做大土团党,到头来却由慕尤丁收割果实,整箩筐被人端走。

敦马年岁已大,在政坛打滚数十年,按理说人生阅历丰富也无所欲求,治国应以百姓福祉为依归,可惜他没弄清楚这个道理,行事作风数十年不改,多了诡计少了智慧,风烛残年还得蒙羞。

也不容否认,敦马在执政初期确实有想把国家治理好,比方说成立达因领衔的「精英顾问团」、中止包括东海岸铁路计划在内的多个纳吉政府大白象计划,但这些决策又反复无常,透露了内阁无能,以及自己的信心不足。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