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多年前大禹能治水,为什么如今马来西亚不能?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我国数个州及地区近日豪雨成灾,大马气象局总监再兰西蒙表示,我国目前仍处于东北季候风季节,豪雨的情况会持续在西马东海岸州属发生,包括彭亨与柔佛。小马只能说,大家再坚持坚持。

每年11月至2月吹东北季风,大马东海岸三州连带柔佛,都会降下全年雨量2500毫米的40%,所以连年一雨成灾,灾民动辄数万人。我们可以称其为天意,但有更多的是人祸;人祸?可事分两端,其一、河川中上游水源保护区的滥垦滥伐,森林化身油棕园;其二、几十年来政府在防灾防洪工作上,没有什么作为!

先别说东海岸数州,吉隆坡虽贵为一国之都,但每个月一两场个把小时的豪雨,大面积的区域立刻水乡泽国,足以陆上行舟。官方的工作?就等“水”自然消退;灾民?自行清理脏臭不堪的家园,以迎接下次水患来袭,习惯已成自然!

东海岸水患比较难治,但雪隆区淹水是典型的人祸。因为都市的排水系统没做好、排水沟堵塞、号称水坝的蓄水池没达到防洪功能、州内也没有几条像样的河道足以排洪、一些比较宽一点的排水大沟渠或小河道从来不疏浚,河底沟底离道路不足五尺,这种状态,如果豪雨不成灾,才真的有逆天道!

今天科学昌明,水文、气象资讯丰富,各地疏洪系统能容纳多少雨量?官方单位应该一清二楚,依数据有系统地治水,包括旱季时挖深河床、拓宽河道、必要时筑堤坝、增设排洪渠道,只要是大有为的政府,天下没有治不了的水,至少不应该一雨成灾、年年水患。

荷兰面积4万1526平方公里,住了1729万人,全国有26%土地低于海平面,一半国土海抜只有1公尺。1953年的一场洪水灾难,让荷兰筑起一道可以防止一万年一遇的大洪水。但今天荷兰人已经警觉,洪水其实是人类对土地及河川的不当使用而造成的,“人为”因素,是引发“天然”灾害的元凶。

台北市,夏季台风来袭,一场大豪雨经常一下就十多个小时,降雨量常超过300毫米,但北市淹水非常罕见,因为他们有完善的排水系统,“二重疏洪道”可以抵挡200年一遇的洪水。但台湾的深山老林也偶有山崩土石流,原因也在于人为的在深山偷垦滥伐。几十年前一些农民将30度左右坡度的森林坡地转种槟榔,丧失水土保持的功能。如今,这种情况已不复见,但前人种树成了后人遭殃!

荷兰人与海争地、台湾人年年面对地震台风的天灾,大马呢?只要几场大雨就被摊平了。荷兰和台湾的防灾防洪计划都是百年大计。今天的大马应该是到了展开“10年水灾防洪计划”的时候了。其一、将防灾列入政府年度预算和KPI;其二、立即停止森林砍伐,保护水源区及水土保持;其三、增建防洪水坝及栏河堰;其四、定期挖深或拓宽河道以利疏洪;其五、大河下游兴建防洪堤坝;其六、改善排水系统;其七、定期清理水沟防止堵塞……

只要有心,年年遇水成灾的情况必将改善。《史记卷二·夏本纪》提及大禹治黄河水患13年,他先归纳父亲鲧治水9年失败经验,以开渠排水、疏通河道为主轴。治水期间,他走遍黄河流域,利用量测仪器,由西向东,丈测河道和地形高低,在重点位置立标竿作记号,重新规划疏洪水道,终于治了黄河。

大禹治水发生在4000多年前,当时用最原始但科学的方法,用人力就能整治全长5464公里的黄河大川。大禹能,我们不能?实在找不到理由替历朝历任的政府缓颊!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