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祖丁:4个理由,我们应该“原谅”财长

亲爱的马来西亚麻友们,我是最爱Malaysia的小编——麻小,如果你想知道最近发生了那些大事,看我;如果你想探索马来西亚的美食,看我;如果你想了解国际上的趣闻,还是看我!

最近,财长东姑赛夫鲁取消了对独中和几所华社民办学院的拨款。这引起了华教和社区领袖的愤怒,他们将其与伊斯兰学校的拨款对比。

我希望在新的一年了,所有大马人在面对这种看似“不公平”的行为时都应该抱持宽容和理解。通过与伊斯兰学校的拨款进行比较,紧张局势将一直持续,甚至造成了另一个社区的压力,从而导致我们的种族和宗教冲突持续下去。

我想在这篇文章中传达关于独中零拨款看似“不公平”的重要信息。该信息就是,我们必须特别学习“原谅” 看起来似乎对所有大马人不公平,那些主要使用非穆斯林或非马来人的纳税钱帮助他或她本身种族和宗教的领袖或国会上议员。没关系啦。我将解释为什么我们必须“原谅”这些领袖。

很多人会觉得难以置信,为什么我们要“原谅”财长这种看似不公平的行为?我将举出4个理由。我们应该“原谅”财长的第一个理由是,他只是一名上议员,而不是人民代议士。

因此,他代表的只是委任他的首相。他不代表人民。他没有穿越大街小巷和看沟渠等照顾人民事务的经验,很可能也没有踏足“华人地区”喝拉茶的经验。

因此,我们大马人必须“原谅”他所做的事情,因为他不是依靠多元种族背景的选民投票支持出来的。人民代议士的“老板”是人民。上议员的“老板”不是人民而是“其他”人。所以原谅他啦。

其次,我从维基百科读到,财长之前是银行家。因此,作为习惯在电子报表中查看数字和零的高能力高薪银行家,财长可能对历史和遗产不够敏感和关心。

这也可能是因为他考取的商业和金融2个学位对“没用”和“感性”的学科,如伊斯兰、殖民经验和多源流教育是构成我国劳动力和经济支柱的首要智慧公民基础的大马教育遗产的认识极少。

我问过许多公立或私立大专商学院的一等荣誉学位毕业生关于文化、历史和艺术的重要性的问题,而这些CGPA3.99的毕业生完全不懂要如何回答我的问题。

因此,我们必须学习“原谅”财长,因为他所学习的课程、课纲甚至是工作生涯,都不包括对艺术、文化和遗产的欣赏。

第三,我们必须“原谅”财长对独中的重要性没有任何反应的态度,只因为他可能没有来自这些教育机构的同事或朋友。

因此,他无法评估这些学校毕业生的职业伦理和道德。我有很多来自独中的朋友。在我目前工作的地方,我的工程、科技与环境建筑学院院长以及建筑系主任都是来自独中。

在这所大学担任领导角色,我看到了他们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他们都很勤奋、可以独立思考、接受新思想、并且可以完全接纳其他文化、宗教和种族。

该学院的140名教员中有70%是穆斯林。我个人认为,这些独中培养出最好的毕业生,将为建设现代化和宽容的大马尽一分力。

因此,我们必须“原谅”财长,因为他可能没有同事或朋友可以参考,用以评估独中产物。

最后,大马人还必须学习“原谅”许多对自己的宗教和伊斯兰教一概不知的马来穆斯林。在大马引起宗教骚乱的许多所谓伊斯兰课题上,我发现大多数马来人几乎都赞同只有伊斯兰能够在以前、现在、以及永远帮助马来人和穆斯林的论述。

我也是一名马来人和穆斯林,但我支持的伊斯兰论述,是不分种族、信仰和文化,在以前、现在、以及永远确保所有人的公平。

大多数马来人,像财长一样,从宗教司和马来老师那里学习伊斯兰。他们没有阅读和思考千千万万条先知圣训,而只是用了最简单的方式,交由神职人员为他们思考。

他们没有阅读也没有思考先知的门徒或亲人阿里(Ali iban Abu Talib)是如何发现他的盾牌在犹太人手中的故事。阿里指控犹太人偷了他的盾牌,但犹太人却说是他捡到的,因此盾牌属于他。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