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生孩子,是儒家文化的错?错!从马来西亚华人看生育陷阱

不愿生孩子,是儒家文化的错?错!从马来西亚华人看生育陷阱

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曾经是中华传统美德「孝」的核心思想,也曾是中华民族文化传承的不竭动力。

然而,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人越来越不愿意生孩子了。人口出生率的下降是最直观的体现。以我所能找到的最新数据:2018年人口出生率降至10.94‰,较2017年的12.43‰下降1.49个千分点。

人口出生率的下降,是个不争的事实,也几乎是不可遏制的趋势。

而同属 儒家文化圈的各国,如日本、韩国等,也纷纷陷入了「人口陷阱」,低出生率已经排入了世界前列。日本深受老龄化困扰,日本自卫队的平均年龄已经到了35岁,更不要说整体人口结构了。而韩国,总生育率已经连续两年低于1,韩国统计厅的最新一项人口动态数据显示,今年韩国或将出现人口负增长。

放眼整个东亚,为什么人们越来越不愿意生孩子了呢?是文化影响,还是经济影响,再抑或是科技影响?

对于中日韩人口出生率走低的分析,众说纷纭,也莫衷一是。而我在阅读文献时,意外地发现了一个新的参照系:马来西亚华人。在经济表现平平、意识形态保守的马来西亚,华人人口也呈现出了低出生率的特征。

马来西亚是华人人数较多的国家之一,华人在人数上仅次于 马来人,是该国第二大族群。根据相关统计数据,2018 年,华人人口数约为 668.21万人,占 马来西亚总人口的 23%。

不过隐藏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下的,便是华人逐年下降的生育率。自 1970 年之后,华人生育率逐步下降,并长期处于马来西亚各族群中最低位。华人人口从 1957 年的 264 万B迅速增加到 1970 年的 373.72 万,华人人口占马来西亚总人口的比例约为 35%。1970 年之后,马来西亚华人人口虽然在增加,但与其他族群人口相比,增速滞后:马来西亚总人口年均增长率在 2000 年之前一直保持 2.6% 的高位,而华人人口年均增长率在 1970 年之后处于 1.7% 以下的较低水平。

2017 年,华人总和生育率降低至 1.2,同时期马来人为 2.4 。如果保持总人口规模不变,则必须保持 2.1 的人口更替水平,显然,马来西亚华人的人口更替水平远低2.1,这也意味着华人人口规模将萎缩。

马来西亚华人,为什么也不愿意生孩子了呢?

城市化,催生少子化

抛开文化因素,在普遍的研究中,城市化是马来西亚华人生育率下降的重要原因。

为什么城市化会催生少子化?城市化是衡量一个国家工业文明发展程度的重要指标。伴随着城市化,高等教育扩张、女性劳动参与率提高、家庭类型及子女抚养模式改变,这些都将对传统的家庭结构构成巨大冲击。女性相夫教子的社会定位将被重新书写,而生儿育女的人生使命,让位于职场事业和娱乐生活。生育意愿的降低,也不可避免。

另外,城市化也提高了生育子女的直接和间接成本。这一点显而易见,只要想一下我国学区房的房价,便可见一斑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