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的巫伊联盟犹如国盟的肉中刺,迟早会危及国盟

原本珍尼州议席补选没有什么看头,因为胜负已定,毫无悬念,但在政局混乱及国盟前途未卜的情况下,珍尼补选的成绩还是有一定的指标作用。

首先,补选狂胜显示巫统和伊斯兰党可以完全抛弃土团党。土团党在7月1日国盟党魁会议过后才开始助选,因此竞选主力是巫伊「全民共识」联盟,胜利也是属于巫伊,几乎没有感受到慕尤丁的新首相效应。

509大选,珍尼州议席出现三角战,巫统、伊党和公正党分别获得1万零27票、5405票及1065票。这次补选巫统候选人莫哈末沙林得票1万3872张,在投票率减少5%的情况下,巫统得票增加3845张,反映伊党支持者有把票投给巫统,不过一些支持者没有出来投票或跑票。

整体上来看,经过多场补选后,在伊党致力整合下,基层抗拒感逐步减低,比如大选败北的伊党候选人莫哈末法德希这次很落力助选。如果巫伊基本票能够更完美的结合,「全民共识」在马来选区将所向披靡,可以排除土团党。

其次,巫统仍然掌控垦殖区。珍尼的马来选民占90.26%、华裔0.39%、印裔0.09%,以及其他族群9.26%,各年龄层选民当中以30至39岁最多,达38.96%,这些选民中有83%来自垦殖区,巫统大胜就是靠垦殖民。

巫统的策略也正确,纳吉没有让儿子莫哈末尼扎上阵,推举垦殖民第二代莫哈末沙林参选,就是要争取垦殖民票。巫统已经率先在金马仑补选采取这种策略,当地原住民选民占22%,因此由原住民退休警官南利上阵,结果取得大胜。

全国有54个以垦殖民为主的国会选区,再加上推出高胜算候选人,巫统有机会在来届大选夺回政权。

第三,国阵扭转颓势。国阵再一次在珍尼补选采用国阵标志,在11场补选取得第6场胜利后,国阵已经走出低谷。

现在巫统领袖信心大振,他们更加不会支持国盟注册为政治联盟,在来届大选采用国盟标志竞选的建议。

第四,马哈迪在马来乡区的影响力不如预期。独立人士再努希山原是土团党北根区部署理主席,敦马在选前发布视频及公开信支持再努希山,显然他希望以代理战方式,让巫统难堪。

但是,再努希山只获得1222票,连按柜金都保不住。如果说敦马还掌控一些马来票,这样的势力也太过可怜,证明他在马来社区已经失去号召力。

第五,纳吉已经回到巫统的权力核心。巫统在509大选失去政权后,纳吉就辞去党主席职,但他一直在努力保持影响力,包括包装为网红,在补选中积极拉票。

珍尼是北根国席辖下的州席,身为当地国会议员,纳吉更是勤于跑动,甚至向法庭申请展延一马公司案的审讯返回选区。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