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一些人没有戴好口罩、近距离接触,结果担心的事就发生了

沙巴选举带来另一波疫情,可说是预料之中,竞选时期我们惊见一些人没有戴好口罩、近距离接触、在人多空气混杂的空间逗留,任何疏忽都会把冠病的传染链接起来。

结果担心的事就发生了,情况仿佛越来越让人担心,连部长都确诊,这几天的数据证明并非前旅游部长拿督莫哈末丁所说的,冠病只是做戏,州选结束就会不见。

要切断冠病病毒,最重要是态度,而我们最需要的一种态度,叫认真看待,然而看来我们的新常态并不怎么持久,一切已经在松懈之中。

夜店尚未允准恢复作业,已经有很多「敢死队」不把病毒放在眼里了。我国创下新增确诊病例新高的那天,就有126人在酒吧夜店被警方逮捕。其实这些日子以来,差不多每天看到警方取缔夜店顾客和业者,单单是罚单就有不小数目的进账,但是似乎没有起到阻吓作用。

不久看到前一位年轻女网民这么写:「是的,我就是那被捕的一百多人之一。」

她写道,那天和朋友餐聚结束后,其中一位朋友说距离午夜打烊还有约一小时,建议不如到楼上夜店「续摊」。她脑海里有闪过警方最近加强取缔的警惕,但是不敌朋友的盛意拳拳。她心想,「不会那么‘衰’的吧。」

「结果我们就上去了。说好15分钟就走,但是热舞歌曲一首接一首,忽然间,音乐停止,全场亮灯,我有预感‘完了’。」

她并非埋怨警方严厉执法,让她和朋友付了1000大元的「入场费」,而是当作一个很贵的教训,写出来作为对别人的提醒。

很多感染冠病的人也是同样的想法──不会那么「不好彩」。但是冠病不会选时间不会选對象,病毒在对的环境遇上一秒钟的疏忽,就会趁虚而入了。

譬如说,就算戴上口罩,但是戴得马虎,戴得不正确,刚好和冠病患者打个照面;又或者和别人保持人身距离,但是排队时手机看得太入神,没有注意到后面贴得那么近的人,可能就是无症状确诊病人。

沙巴引发新一波疫情的源头,据说是两名来自邻国的非法移民偷渡入境,被逮捕关进监狱后传染开来,监狱官员又传给他们的家人,再碰上沙巴州选举,简直是病毒的happy hour,大家拉票听演讲一激情起来就忘了口罩戴在什么地方,更不用说还记得保持什么人身距离,而到沙巴旅游探亲参加婚礼的,也没有料到会把病毒带回来。

从沙巴回来的政治人物或公众,有公德心的会先自我隔离一段日子,有的却不当一回事,戴着粉红色手环趴趴走。他们可能认为不会那么「不好彩」被执法人员发现,但是他们的「好彩」才是别人的「不好彩」,也因为这种侥幸的态度,让总警长丹斯里阿都哈密放风声要采取严厉行动对付违反标准作业程序的民众。

这不是怪罪警方的时候,警方只是用执法来维护人民的生命,因为有些人跟足SOP不是担心冠病,而是害怕执法人员开传票破财,只要执法人员不在,一切就会松懈下来。

目前三位数确诊数据不止是所有人的隐忧,更是让前线人员又再面对压力。卫生总监诺希山在脸书给医护人员写了一段勉励的话:「擦干眼泪,抬起头,向前看,让我们再次压平曲线。」

我们能够减轻他们负担的做法,就是不要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政治人物更应该以身作则,暂停所有的活动和计划吧,我们没有能力再承担另一次行动管制对经济和生活带来的破坏。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