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男子公园看报被罚1000令吉,哭诉:月入三百,能不能分期付?

亲爱马来西亚小麻友们,这里是最爱Malaysia频道,如果你想知道最近发生了那些大事,看我;如果你想探索马来西亚的美食,看我;如果你想了解国际上的趣闻,还是看我!

马来西亚从8月1日起,所有人乘搭公共交通,以及在拥挤的公共场所须戴上口罩,违者将触犯1988年传染病防范与管制342法令,可罚款1000令吉,或被提控,一旦罪成可罚款或坐牢不超过六个月,或两者兼施。

李健兴因在公园阅报时没有戴上口罩,遭路过的便衣警察开出1000令吉罚单。

谢仲洋/独家报道

(巴生9日讯)男子以为一个人在公园里看报,可以不用戴口罩,结果遭路过的便衣警察指没有在公共场合戴口罩,开出1000令吉罚款,让男子大呼无奈,哭诉自己“太倒霉了。”

月收入仅三百令吉,目前任职补习教师的李健兴(65岁,译音)说,他做错事了就要负起责任,但希望当局能考虑减少罚款额,让他可以分期付款。

他说,他是在昨日早上11时,到永安镇租房处外的公园看报时,被便衣警察发现没有戴口罩而遭开罚单。当时他带着一份报纸和一本书,到门外15公尺的公园内时,发现公园里空无一人。

他对星洲日报说,在公园坐下不久后,一名便衣警察经过,质问他为何没有戴口罩,他申辩由于公园里并没有其它人,他以为可以不用戴口罩,也因一时疏忽而忘了携带口罩,不过却不被警察接受。

“我有一名侄女,是在政府医院服务,我知道前线抗疫人员非常辛苦,压力很大,因此我坦然接受罚单,因为毕竟我没戴口罩,就是犯错了。”

李健兴手写3月以来的收入,指自己只靠教7名学生补习的305令扣收入维生,生活清苦。

警察建议到县卫生局求情

虽然遭开罚单,但法理不外乎人情,警察建议他到巴生县卫生局求情,“但是,我不会开车,只好到福建会馆附近的卫生局询问。”

李先生哭着对星洲日报说,卫生局的职员告诉他须到植物园的县卫生局才能提出上诉,“他们说,踏脚车过去要一个小时,他们走出来,看到我只有一架旧脚车,当下就告诉我‘Uncle,你不用付罚单了’。”

李健兴自称是退休银行职员,目前在永安镇租房,每月仅靠教导7名学生补习,征收305令吉的补习收入维生,“我不是不要付罚单,做错事了就要负起责任,但我要求能不能减少一点,让我可以分期付款。

“我也不知道为何昨天会没有戴口罩,也忘记带出门,平日都有戴口罩的,我知道前线抗疫人员很辛苦,因此看到有人没有戴好口罩也会去劝说一番。”

知犯错仅要求减少罚款及分期付款

住在永安镇的瓜冷县新村事务协调官林立选说,李先生昨日向他寻找帮忙时,也说明自己因没有在公共场合戴口罩而犯法,不过他要求协助,以减少罚款,同时允许他能分期付款。

李健兴(右)向严玉梅寻求援助,以期能减少笆因一时大意忘了戴口罩而遭开出1000吉的罚款。

另外,负责巴生永安镇地区的巴生市议员严玉梅今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事主今早拿着1000令吉的违反防疫措施罚单,寻求她协助有何管道能减轻罚款,并向她解释昨天的事发经过。

她说,事主李健兴是一名在当地租房住的补习老师,申诉在这几个月在家线上教学生的入息只有305令吉,因此收入微薄,希望能获得求情,协助减少罚款额。

她表示,事主称向来都会戴口罩去住家对面的公园看报纸,但昨日不知如何鬼使神差竟忘了戴,结果于上午11时被路过巡逻的一队4名巡警逮个正着,当场被开出1000令吉罚单,让他顿感晴天霹雳。

“事主当时有向警察求情,要求不要开罚单,但警察不允许,只叫事主自行去找县卫生局上诉或上法庭求情。”

关心民生,了解世间百态,剖析社会问题,说你想说的,给你想看的。如果你喜欢,没事常来看看“最爱Malaysia”专业,麻小在这里多谢了。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