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孩爱上大马男子,却因为“一只蚊子”分开了

小马知道 2021/09/22 檢舉 我要評論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马来西亚地处北纬1度至7度的赤道地带,属热带国家。提起赤道,人们一定会认为那里热得不得了,其实不然。

马来西亚虽然接近赤道,但是低纬度海洋国家,气候深受海洋影响,形成独特的热带雨林气候特点,无四季之分,全年高温多雨,温差极小,相对湿度大,平均湿度为80%。

马来西亚全年气温变化极小,夜间平均气温在21℃以上,白天平均气温则在32℃左右,日温差大约是7℃,年温差也只在1℃左右。

阴,阴,阴。热带的植物群落,生长迅速,植被茂密,树叶很大,在城镇随处可见几层楼高的大树,遮蔽的阴影面积两三个篮球场大,一点光都不透,像一把大伞,有人测算过大树的价值相当于几台空调。在树底下,十分阴凉。

树下阴凉处沁心凉,更是蚊子的家园。

最适合蚊子生存的温度是在摄氏28至30度,阴雨天气蚊子更加活跃。天气太冷或者太热都不适合蚊子生存。摄氏10度一下蚊子的繁殖能力大大降低,超过了摄氏35度蚊子的不易生存。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讨厌蚊子。

我的每一任男友都知道,我讨厌蚊子。

生物学上说,蚊子并不会因为你是什么型的血,而特别受到它的青睐,它选择攻击谁,只取决于你的体温、你的体味。

跟Alan认识的时候,是在广州,一个燥热无比的夏天。那个夏天,蚊子为这座城市的居民,带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礼物——登革热。

全城戒备,小区楼下贴满了告示:注意不要有积水,家家户户做好防蚊。

图 | 摄图网

而我刚刚从柬埔寨回来,在炎热的东南亚,吴哥窟的某个遗迹里,当我精疲力尽的时候,胳膊一阵瘙痒。我低头,一只硕大的蚊子正停在我的小臂。在它身上,是黑白相间的花纹,也就是传说中的病毒媒介:伊蚊。

直到今天,看到这两个字,我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登革热是这种病:它可以潜伏10-20天,初期有低烧,后来慢慢地全身发痛,因此,很多人也把这种病叫作骨痛症。

更夸张的是,跟我同行的一位马来西亚女孩,在年初才得过这种病。据她说,是在建筑工地视察的时候,被蚊子盯了,患病后在家里生生躺了两个月。这种病,没什么对应的疫苗或药物,只能靠着免疫力死扛。严重的时候,全身出血,危及生命。

我吓得够呛。

图 | 摄图网

剩下的时间,自然是无心旅游。我用境外的流量,在酒店里疯狂搜索,登革热的症状、登革热的治疗、登革热的发作……

从飞机上下来,海关并没有对我们做什么核查。然而回到广州的酒店,我忽然发现,自己好像发烧了。温度不高,但足以让我提心吊胆。我连夜打车去了附近的医院,挂了急诊。我说,医生,我刚刚从柬埔寨回来,我在发低烧。我可能得了登革热。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