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5个月碰上两次行管令,65岁摊主:真的很难顶,暂时停业靠老本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马来西亚冠病疫情急剧恶化,(5月23日)的新增确诊病例再创新高,重症病例也增至前所未有的水平,死亡病例则是疫情以来第三高。首相慕尤丁则强调收紧防疫措施但不全面封城的必要。他说,再次封城抗疫与复苏经济的成本高达5000亿令吉(约1608亿新元)。

(甲洞24日讯)“疫”蹶不振百业难,年迈摊主黄亚云开设面摊短短5个月即碰上两次行管令,生意艰难一天卖不到10碗面,昨天迎来最后一天营业,道出心中万般不舍,只盼众人咬紧牙关挺过疫情。

现年65岁的黄亚云透露,本身家庭在自助餐行业做了好多年,不过新冠疫情的到来,使得婚宴喜庆、生日派对或庙会等设宴订单都没了,于是一家人决定“落脚”在茶餐室开设档口卖面食继续生意。

新冠疫情冲击下,过半的摊贩都撑不下去选择停业或搬离,以致茶餐室许多摊位呈现空置状态。

她说,其儿子在孟加拉拉区,而她自己就在甲洞福德盛的二少爷茶餐室,各别开了一个摊位,都是售卖虾面为主。

“我是去年12月份开始卖虾面,当时疫情和标准作业程序没现在这么严,这里很多摊位都有人租下,生意也不错。”

她说,过往能堂食期间,平均一天从早晨6时营业至下午2时,能卖出2、30碗面,生意好的周日,上至40多碗也有可能。

只是好景不长在,迈入今年第三波疫情随著悄然袭来,开档做生意五个月便遇上两次行管令,她表示,没有堂食生意,一天可能仅卖出6至7碗打包而已。

“真的很难顶,疫情和行管的缘故,出外打包的食客非常地少,相反食材越来越贵,供应商又只收现金,不能拖欠,租金也要付,有时付不出,还需请东主宽限我几天。”

食客人数大减、入不敷出的窘境,令她萌生结束掉摊位生意的念头,在与儿子几番商讨后,还是痛定思痛地决定双双暂时停业。

“其实我在做出此决定前,还是有继续开档,在结业间不停纠结许久。但与其一直营业承受亏损,我还不如停业,暂时停下脚步,先留予家中,靠老本休息一段时日,再从长计议之后的打算。”

黄亚云是于昨日(23日)在茶室最后一天开档,接受《东方日报》记者采访时,道出疫情期间,从开设档口,到决定结束的心境。

重感情的黄亚云指出,即便她只是开业5个月,但每日相处,她和东主还有其他摊主已建立起感情,看见各摊一个个结业迁走无限感慨,没想到今次轮到的是自己。

“隔壁摊的云吞面和我最要好,他们之前就先结业搬走了,当时我也是很舍不得,这次轮到我自己也是很纠结,放手,又不舍得;不放,又会蒙亏,陷入抉择两难中。”

“本来日复一日在档口做生意,煮锅汤卖卖面,日子也算安稳,可是疫情爆发,就撑不下去了,那就放下吧。”

黄亚云表示,新冠疫情加剧,使得生意猛跌,无奈下只好黯然选择结束面摊生意,虽然只开档5个月,但来到最后一天,心中仍万般不舍。

她感慨,这疫情是在饮食业打滚十多年,最严重的困境,相信许多人都如她一般,遇到了难以跨越作出决定的一步,只愿分享出自己的经历共勉之。

同在二少爷茶餐室做生意的摊主阿肯(Ken)则表示,该茶餐室开满的话,一次可以容纳10至12个摊位,鼎盛时期全部都有摊主做生意,而且是早晚市各一批。

可是他说,现第三波疫情下,搬剩40%摊贩而已。他直言,会再给自己两个月期限,要是没有好转,也只好停业,叙述了各摊主生意难做的苦楚。

“相信疫情很难在短时间内好转,毕竟我们的政府拟出了这种松也不松,严也不严的政策,要就一次过全面封锁,可不要一拖再拖。我真的不明白,就缩短那几小时营业时间,对整体疫情能有多大区别。”

根据观察,该店部分摊位已空置,有些还贴上了摊位招租的纸条,业者们期盼,昔日茶餐室的热闹场面,能尽快回来。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