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娘嫌红包太小不肯下婚车,婆婆苦苦劝说,网友:以后咋相处?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3月6日的中国唐山,有网友拍摄到一段迎亲的视频,当婚车到达男方家时,新娘嫌弃男方给的红包太小而拒绝下车,双方僵持不下,一旁的新郎显得不知所措,婆婆上前来与儿媳沟通,新娘坐在车中依旧不为所动。

结果在之后的改口环节中,婆婆双手奉上一万零一块的改口红包,寓意着“万里挑一”后,新娘才喜笑颜开继续配合婚礼的流程,避免了一场尴尬乃至闹崩的情况发生,只是这一视频被上传到网络后引发了网友的激烈讨论,大家对此看法众说纷纭。

有人认为可怜天下父母心,男方为了娶儿媳妇真的是费尽了心机,看到的红包只是冰山一角,此前的房车等支出其实已是巨额负担,养儿不容易;有人认为这种婚礼环节应该事先讲清楚,避免双方产生尴尬,究竟是新娘坐地起价,还是婆婆耍心机故意为之,这是评判这件事的前提;还有人认为新娘这种“作”法,看似现在是在要挟男方,实际上是自掘坟墓,为自己以后带来难堪,嫁进门都是一家人,新娘的这种做法为今后婆媳关系的恶化埋下了伏笔。

每个人看待这个问题的角度不同,因而也就产生了多种多样的观点,单从新娘拒绝下车的这一举动来看,婚礼是结婚中的重要一环,让婚姻的神圣充满了仪式感,也是向亲朋好友宣告自己已婚的事实,但在婚礼之前,相信双方肯定是确认过彼此,是这一生想要在一起的人,双方的感情是婚姻的精髓,婚礼不过婚姻的外在表现形式,可是在这一幕中,我们的感受似乎并非如此。

红包在婚礼中成了新娘最为关注的要素,至于男方的感受、现场的氛围以及由此产生的影响则并不在新娘考虑之列,所谓双方的感情更是让人难以捕捉,有钱就下车,没钱只要新娘不怕尴尬,尴尬的就是男方。

这种心理之下,这场迎亲的婚礼充满了浓浓的铜臭味,直到新郎母亲拿出寓意着“万里挑一”的改口红包后,新娘才露出灿烂的笑容,不知这一幕是不是对“万里挑一”这个寓意的讽刺?

婚姻本身是基于平等基础的自愿结合,现在婚姻带给男方家庭的却是物质负担,年轻时要为自己结婚提供物质支撑,年老时还要为子女的婚事忙前忙后,可谓一场婚礼透支了一个人的一生精力和财富,正因为如此,难怪现在有不少年轻人向往外国那种纯粹的婚姻和婚礼,只要彼此相爱,一句在教堂中的“我愿意”就让双方正式结合在一起,免去了繁文缛节,也减轻了男方的负担。

毕竟单单作为适婚的男青年而言,他们并没有足够雄厚的物质基础支撑得起那些婚礼排场和婚姻物质要求,最终这些物质要求的压力全部转嫁给了男方父母身上,当自己年老之时,又要重复父辈的老路,周而复始,一辈子都在为结婚的物质要求而操劳,结婚有时反而成了男方一方的沉重负担,让人唏嘘不已。

有分析认为我国结婚流程中存在的这种所谓彩礼、下车礼、改口礼等各种变相索要红包的噱头,其背后是对女性的一种物化,婚礼成了明码标价的交易行为,因为这些流传自古代的风俗,有着它特定的产生背景,在过去那种男权至上的社会中,男方出钱娶妻,颇有一种买断行为,女人过了门之后要为男方生儿育女,要为男方父母养老送终,要为一家人的吃喝拉撒操持家务等等,女人还得任劳任怨,因为她是男人花钱“买”来的,既然是这样,女人就需要体现出她的价值,而女人的生育功能和家务责任就成了她们体现自己价值的直接表现,也是物化女人的一种方式。

可随着现在婚恋观念的开放,社会文明的进步,男女平等早已成为共识,女人不仅可以顶半边天,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顶一片天,而且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进步也解放了女人的双手和智慧,女人可以通过自己实现和男人一样、甚至高过男人的成就和地位,只是当话题回到男女婚姻上,自古流传下来的彩礼、下车礼和改口礼不仅没有消失,反而得到了强化。

传统习俗并非不可以自古不变,没有什么可以万年不变,只有变才是不变的,因为任何传统习俗的产生和消亡都有其特定的社会和历史背景,只是在新时代下,这些广受诟病的婚礼名目依旧存在,而且还在不断“适应时代”推陈出新,原因有多种,比如男多女少背景下男性的恶性竞争,比如攀比心理下导致的婚礼费用水涨船高,但这背后也少不了女性在其中对这种婚礼名目的认可和坚持。

不排除某些女性通过高昂的结婚费用来凸显自己的身价地位,身边有一位女生在结婚时向男方索要16万彩礼,她说:“我身边三个闺蜜结婚最低的要了16万,最高的要了25万呢,我选择最低的16万,已经算非常体谅你了,你可不要再得寸进尺了。”

这些要钱的名目成了女人之间互相标榜和炫耀的资本,婆家给的价钱越高,自己越有面子,其实女人这种想法也是一种变相物化自己的思想而已,却又与传统习俗中物化有了避重就轻的区别,传统习俗这些名目只是一个彩头,并不会给男方造成过于沉重的经济负担,同时女方的贤惠温顺是一个家庭得以正常运转的保障。

反观现在,这些所谓的婚礼流程的红包名目俨然成了实实在在的男方负担,同时在独生子女政策之下,还有多少女性在嫁人之后还能传承传统女性的贤惠温顺,这又成了让人质疑之处,当然,伴随着彩礼还有就是女方的陪嫁,只是女方的陪嫁及其数目并非强制性的约定俗成,女方可以提出男方出多少彩礼,但鲜有男方对女方的陪嫁提出具体要求,男方在婚礼层面其实并没有多少议价权。

陪嫁成了女方绑架男方的借口,意即:自己陪嫁这么多东西过来,男方也应该起码付出不低于陪嫁价值的物品和金额,但殊不知其实男方并不是在乎或者说贪图女方的陪嫁,反而女方陪嫁越多,他越担忧,因为这是在变相增加男方的物质负担,他在乎的只是在自己承受能力范围之内能够顺利举办完婚礼而已,当婚礼成了交易和攀比,带来的除了是物化的味道,还有就是背后看不见的沉重负担。

婚姻是过给自己看的,所谓的面子工程只能维持一时虚幻的表象,无论是男方还是女方,只有真正懂得体谅对方的难处,懂得互相尊重,这才是真正给自己争面子,在双方物质能力范围内进行一定的婚礼名目活动无可厚非,能增加婚礼的喜悦气氛,反之,婚礼的内涵将会彻底变了形、走了样,婚姻充满铜臭味只会与初衷背道而驰,最终为今后矛盾隐患买单的却只有自己。

你们如何看待新娘嫌红包小拒绝下车这一事?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