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保:目睹没戴口罩站岗心疼,中国媳妇送警1000口罩

叶琴珠在店里为顾客订单忙碌,还做善事,看到有客人没戴口罩手头又拮据,就会以低价卖出甚至免费送出口罩。

(怡保17日讯)嫁来这里十多年的中国籍媳妇,将大马视为自己的第二家园;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发,她经过路障时发现,警察顶着日晒雨淋为人民付出,晒得嘴唇干裂却没有口罩,非常心疼,毅然从原本预订了卖给亲友的口罩中抽出一半即1000片捐给怡保警区总部,和已经下订的亲友说:市面上已经有口罩卖,你们自己买,我先为警察送去!

48岁的叶琴珠与丈夫姚永昌在第一花园经营餐厅;行管期的初期,她一个星期出外为家婆采购一次,经过路障时曾经看到有警察没戴口罩;也看到刮大风下大雨,帐篷被吹倒,警察仍然继续站岗,和丈夫在家里聊起,都为警员们感到辛苦,也为他们的安全担忧。

为亲友购口罩 先抽一半赠警察

「我们在家直嚷无聊,警察却要在外忍受风雨,这样做都是为了民众的安全,真是太辛苦了。没有口罩也实在危险,连9岁的女儿都提醒我:妈咪,警察叔叔没口罩,把家里的口罩拿给他们可以吗?」

于是叶琴珠每回经过路障,看到有警员没口罩,都把放在车内随时准备送给有需要者的口罩掏出,为人民保姆送上。但这样还是不够,有一段时间里,她还是偶尔看到有警察没口罩。

亲友:哗,赞成赞成

「刚好之前我帮亲友从中国订了2000片口罩,其中1000片我不卖了,先送上给警察,拿不到的亲友就叫他们自己先到外头买,买不到的话我再订。他们都很好,我这么做,他们也说:哗,赞成赞成!」

叶琴珠较早前联络上星洲日报怡保办事处,请报馆帮忙牵线,联络怡保警区总部将口罩送出。她在电话里头听说要报道,一再强调说:别写太多,我是中国人,来到大马,就尽己所能;我们这些小市民,帮不到太多。

「我在马来西亚生活,虽然我是中国人,但这里的人都对我很亲切,我很喜欢这里。现在这样的疫情,我们做不到好像人家那样捐成千上万,但在这里卖茶水,赚到的够供保险、供房子,就尽我们小市民本分,出一点点心意吧!」

口罩也赠贫老残障者

叶琴珠的口罩除了捐给警察和卖给亲友,看到比较拮据的顾客,就会以低价卖出口罩,真的掏不出钱的,她干脆免费送上。「一些贫苦家庭、老人家、残障人士真的买不起,那就送给他们。他们也得出去买菜呀!」

她也曾试过在街上看到残障人士没钱买食物,就叫工人包一盒鸡饭送给对方,不过那时手上没口罩了,让她无法为对方送上口罩。

为照顾工人 生意少餐厅照开

「生意是死的,人是活的。好比现在我依然开店,虽然附近工厂都配合行动管制令暂时停工,开店也没生意做,但我两个工人六十多岁,我不开店,完全没收入,我开店,还可以让他们多少有一点收入。」

叶琴珠早前也曾和一班中国籍新娘联合捐献给怡保苏丹后拜润(中央)医院。和丈夫讨论时,谈到别的地方发生的一些个别歧视课题,她豪爽说:别理!这是我们的心意。

「好比中国人就是很团结,每个人5块、10块地掏出来,疫情很快就过了。我觉得,就是尽一点心意而已。」

怡副警区主任:感谢关怀

姚永昌日前骑着摩哆车载着20盒口罩来到怡保警区总部,移交给怡保副警区主任诺丁警监;他对诺丁说:你们24小时展开行动,辛苦了!

诺丁表示,怡保警区每日需要使用超过100片口罩,的确非常需要,因此这些口罩会交给参与路障行动、大型摩哆巡逻队(URB)及警队巡逻车队(MPV)的前线警员。

「谢谢你们为警方做出奉献,也谢谢你们对警方的关怀。」

姚永昌(右)移交1000片口罩给怡保警区总部,由诺丁(左)接收。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