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阻断」措施,大马客工进退两难

(新山12日讯)   新加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不断攀升,促使该国政府实施「阻断」措施,形同大马落实行动管制令。许多在新加坡大马客工在新措施下停工,虽对目前情况感到些许焦虑,惟更思念在大马的家人。

新加坡的「阻断」措施,加上大马升级边防条例,规定回国的大马人需强制隔离,令许多大马客工进退两难。

有大马客工在面子书「马劳心声交流站」专页中分享心情,指身边许多朋友工作没了,不但交不出在新加坡的房租,想要回国却面对大马政府朝令夕改,不知如何是好。

很多人感到焦虑

在新加坡任职工程师的罗伟健(40岁)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说,本身自大马落实行动管制后,到现在都没回过家,以前每个星期都会回家探望父母。

「我最后一次看到父母是3月15日。我很多朋友都很焦虑,尤其是那些过去每天来回的。」

「现在新加坡也落实阻断措施,那些没工开的大马客工要回大马,又在关卡被阻止入境。一下讲要医生证明书就可以了,一下又讲要病毒拭子测试(swab test)的证明书,真的可怜他们。」

罗伟健:新国建筑业全面停工,目前只好在家做「家庭煮夫」。

他直言,新加坡执行阻断后,其工作的建筑业影响巨大。本来已经面临少货、少料、少工人,现在直接停工无疑是雪上加霜

不知何时回家 客工牵挂大马家人

园艺工作者张馨仪(35岁)受访时表示,在得知新加坡政府实施阻断管制的消息后,虽没有感到焦虑,但很牵挂家人。

「因为平常每个月会回家一次,自从2月从昔加末家乡来新后,就还没回家。现在行动管制开始,不知何时才能回家。现在通过电话和家人联系。」

至于行动管制对日常生活的影响,由于她的职业不属于基本需求行业,目前不需要上班,但公司还会发薪资。

「只是一些在室外的植物苗圃,需要工人执行日常修剪树木的工作。」

每天与家人通话

油气业操作技术员陈祖汉(38岁)表示,家人住在新山的他,在来新加坡之前,已把家里事物大概安排好,因此不会想在这段行动管制期间回新山。

他说,虽然这段期间会想念家人,但每天会与家人通电话,保持联系。

至于工作方面则因为从事油气业,属于基本需求行业,仍然维持日常运作,工作没有受影响。

另一名妻女住在新山的大马客工廖先生受访时说,由于公司提供住宿,暂时留在新加坡的他,不会过于焦虑。

「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必须扛起对社会的责任,小小的牺牲不算什么,比起以前战争时期好太多了。」

他从事线上服务业的工作,属于基本需求行业,这段封锁时期被委派住在公司,负责看顾基本运作。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