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单亲妈妈走路送餐赚取微薄收入:从早8点到晚10点,最多走了10公里

 

最爱Malaysia,马来西亚最具新锐和深度的内容,第一时间了解最新动态。我是本频道的小编新奇小马,关注你身边的新鲜事,更关注你身边的不平事。

 

行动管制令对各行各业带来严重冲击,所幸的是,一些民众为了在逆境中求存,勇于做出各方面的尝试,包括一名单亲妈妈在这期间也当起Grab送餐员。

50岁才失业的索菲雅,投身成为送餐员。

(亚庇26日讯)冠病疫情期间失去工作,求职屡试屡败,中年妇女别无选择下,加入送餐员大军,靠步行来赚取微薄的收入。

由于经济不景气,导致许多公司倒闭与裁员,亚庇市中心及周边的商业中心,可发现越来越多女性穿着粉红色制服,穿梭在大街小巷,顶着烈日徒步送外卖。

至少20女送餐员

投身送餐服务近3个月的索菲雅表示,据她观察,亚庇市中心、亿达、下南南一带,如今至少有20名女送餐员,当中包括年轻和中年女性。

索菲雅今天受访时透露,她原本任职文员,今年1月失业后,便开始在加雅街及附近地区送餐,至今将近3个月。

50岁的她是一名单亲妈妈,多年前就独自抚养儿子长大,儿子如今已29岁。

能说一口流利英语的她说,失业之后努力找新工作,也向多家公司提出申请,结果都令她感到灰心,最终只有熊猫外送(Foodpanda)给她工作机会。

“我试了很多家公司,都没有人要请我做工;大马尤其是沙巴的公司都是以年龄作为优先考虑,我很好奇为何雇主不是看工作能力来请人。”

如今,索菲雅每天开车到市区才开工,每个月收入平均只有500多令吉。

她说,送餐员收入是根据订单来计算,收入时好时坏,她试过一天只接到3个订单,单日最多是8个订单,而每份订单酬劳最高是7令吉。

“接到最多订单的那一天,我从早上10时30分至下午3时,总共走了10公里的路。我很庆幸没有车贷屋贷负担,收入不高但可赚取一点生活费。”

她表示,如果想要多一些收入,可以从早上8时开工到晚上10时,但她需要照顾年迈的父母,做家务和煮饭,所以不能长时间在外送餐。

近年来越来越多女性加入步行送餐行业。

送餐工作累人

同时,苏菲雅透露儿子没有阻止自己送餐,只是一再提醒她要注意安全。

她分享说,送餐并不难,却是非常累人的工作,每天需要面对不同的商家和客人,所以要有耐心、耐力、承受力和非常专注。

“这份工作是要冒着生命危险,每天日晒雨淋,经常要过马路,而且要在最短时间内把食物送到客人手中。”

她也说,虽然会开车也懂得骑脚车,但她没有考虑过当电召车司机或骑脚车送餐,因为她认为接客和骑脚车送餐,比步行送餐更加危险。

“现在经济非常差,我也不知道送餐要做多久,只能见步行步。”

最美好的事情就是与你分享。 在大马,跟我混!看见真实的马来西亚,不要错过最爱Malaysia(关注一下又不会怀孕)!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