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历史上,4次不同的管制行动

1969年「513事件」发生后,吉隆坡宣布戒严与宵禁,保安部队在街上巡逻维持治安。

大马历史上4次不同的管制行动!

2020年3月18日,大马进入历史性的一天,为抗击肆虐全球的2019冠状病毒病,采取了一项最具马来西亚特色的管制措施,人民的日常大受影响。迄今管制行动已进入第17天,要到4月14日才结束。至于延长与否,届时政府会再评估。

在大马近代史,执政当局曾多次启动管制行动,以限制人民的日常生活,而且手段更为严厉。过往与现在的最大不同,在于以前针对的是「人」,如今对付的是「病毒」。

人民第一次受到严格管制是在日本占领时期,即从1941年8月3日至1945年8月15日,长达3年零8个月。在这期间,人民备受屠杀、欺压、凌辱、剥削,丧尽一切自由,生活要受日军的管制与安排,且被迫缴交500万元恩俸金,凡敢反抗者,都遭到监禁与屠杀。在日治时期,单单柔佛州就有1万华人命丧在日军屠刀下。

1948年6月,国家仍处于殖民统治时期,政府宣布实施紧急法令对付马共,对人民的管制更无所不在。典型的例证,就是新村的设立。原散居在各处胶园的居民,一概被令迁入围上铁丝网的新村内生活,每天早晨6时允许出外工作,傍晚需回来,晚上宵禁,有的新村不许在家里烹煮,大家一起吃大锅饭。笔者儿时住在振林山新村,过往一切苦难,今日思之依然历历在目。

著名作家韩素音1952年3月来到新山,并在新山中央医院服务,在其所著的自传《吾宅双门》,对当年新村人民的生活有细致的描绘:「新村一直延伸到沼泽地中,连孩子在内,一共有400多人挤住在那儿。污黑的泥浆有一英尺深,一些棕榈树叶搭成的茅屋,顶上盖着显然是从别处弄来的发锈的锌板,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张张苍白、浮肿的脸、患有脚气病或溃烂的腿。」

韩素音在书中指出,在那以后不久,她开始每周定期去离新山不远,在铁丝网后的一个新村,为村民治病。

1969年 5月13日发生的「513事件 」,给吉隆坡人民的生活带来更大的不便。政府实施全天候的戒严与宵禁,保安部队派驻街头巡逻维持治安,严禁人民外出。期间报纸被禁出版,人民一切活动停止,全部置于军事管制之下。过几天后,宵禁放宽,允许人民出来购物。至到局势日趋平稳,政府才逐步撤销上述管制措施,恢复人民的正常生活。

政府这次实施的行管令,一切都体现在管制人民行动上,借以避免群聚、近距离接触,以阻断病毒的扩散传播。先以锁国行动禁止国人及外国人自由出人境,严禁一切群体活动,除特定企业外,并设路障管制交通、规定私家车通行时间以及出外购物限在10公里内,甚至逮捕及控告趴趴走的人士。

这些都不同于日本人与英国人的上述管制,不同于「513事件」时的戒严与宵禁,也不同于今时的中国武汉封城,不同于新加坡、韩国、台湾与香港的「佛系」管制,并有别于欧美等国正在执行的管制行动等。

它是「马来西亚式」特有的管制行动,成效与否端赖人民是否能100%坚守在家。马来西亚加油!

1942年1月31日,新山沦陷,日军占领初期,以军事手段管制新山,图为日军在新山市区陈旭年街巡逻。

1948年紧急法令实行后,各地新村纷纷成立,以管制人民的日常生活。新村入口的保安严密,出入的村民都经过审查。

2020年爆发冠病疫情,政府实行行动管制令,警方人员设路障严查来往的车辆。 

作者 : 舒庆祥 

用戶評論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